刑法 第280條 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刑法第280條
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


1.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二百七十七條或第二百七十八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裁判案由:
傷害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9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致死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5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家庭暴力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1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家庭暴力傷害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9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妨害自由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8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家庭暴力防治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2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家暴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1 月 08 日
 
裁判案由:
家暴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2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1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家暴妨害自由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10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家暴殺人未遂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8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家庭暴力防治法之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7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家暴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3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致死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2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8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2 月 07 日
 
裁判案由:
家庭暴力之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7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家庭暴力防治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6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4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之身體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3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10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家庭暴力之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10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殺人未遂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12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被告傷害直系血親尊親屬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10 月 07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百八十條規定,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二百七十七條之罪者, 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係明示必應加重處罰,並非得由法院自由裁量,仍 具有法定刑之性質,其加重結果,最重本刑已逾三年,即不得適用刑法第 四十一條易科罰金。第一審判決依刑法第二百八十條加重第二百七十七條 第一項之刑,論處被告有期徒刑三月後,仍予諭知易科罰金折算之標準, 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10 月 0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9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殺人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7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5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2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1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1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竊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3 月 05 日
 
裁判案由:
妨害自由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12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9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9 月 02 日
 
裁判案由:
殺人未遂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3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2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恐嚇取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0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0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6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妨害公務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2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2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2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2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7 月 2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7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傷害尊親屬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25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普通傷害罪,以行為人主觀上對被害人之身 體或健康,施以普通傷害之故意,為其構成要件之一;所稱傷害之故意, 固包括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之確定故意,與對於構 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意之不確定故意二種 情形在內。但行為人之手實施傷害行為時之故意,性質上對其結果之發 生,尚有究係對之已有所認識,仍實施傷害犯行,以遂其「傷害」結果發 生之希望(目的),抑或雖無此發生結果之認識,然「預見」其可發生此 項傷害之結果,猶予以容忍,終發生所預見之結果之區別。質言之,行為 人就發生「傷害」之結果,係源於確定故意 (直接故意) 或不確定故意( 間接故意) ,乃二種不同之犯罪形態,且就同一犯罪行為以言,此二種故 意,又非可同時併存。因之,認定行為人成立傷害罪時之犯罪故意,對其 係基於何種態樣之故意,應為明白之審認,併使事實認定與理由說明,互 相適合,方稱適法。本件原判決事實欄記載上訴人於遭乃母廖阿英持竹棍 抽打後,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將其母所持竹棍抓住,並用力拉扯扭轉云 云,似認上訴人之抓住竹棍,並用力拉扯扭轉時,已具有可致被害人身體 受傷之認識,竟仍著手實施此項拉扯扭轉竹棍之傷害行為,而有傷害犯行 之直接故意;欲於理由內說明被害人年事已高,受此折騰,有受傷之虞, 上訴人豈無「預見」﹖之語,資為認定上訴人有傷害犯意之主要論據,致 將確定故意與不確定故意於同一犯罪行為之實施中混為一談,按諸首開說 明,已難謂全無違誤之處。是以上訴人之實施傷害被害人身體,係基於確 定故意或不確定故意,仍欠明瞭,遽行判決,自亦難認於法無有違背。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15 日
61.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1 月 18 日
62.  
裁判案由:
恐嚇取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1 月 06 日
63.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7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二百七十七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然既係加重其刑,而所犯者如係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須告訴乃論 ,又係以罪而不以刑為準則,則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 條第一項之罪,自在告訴乃論之列,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已撤回其 告訴,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64.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2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檢察官上訴意旨略稱:被告向其父母討錢未遂,予以逞強應構成刑法第三 百四十六條第三項、第一項之罪云云。查被害人在補充告訴理由狀中稱: 目前僅存一棟棲身之房屋,仍然眼紅,非迫至處分該屋不甘休,而經常以 武力對付雙親及其胞弟……」等語,而被告在第一法院審理中亦供稱:「 我向我母親說要他向我哥哥付 (借) 五十萬元,我做葬儀生意週轉不靈所 以才借錢」 (見一審卷第十二頁背面第六行以後、第十七頁正面第七行以 次) 尚難認為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1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恐嚇取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1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7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第二百七十七條之罪者,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然既係加重其刑,而所犯者如係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須告訴乃論 ,又係以罪而不以刑為準則,則對於直系血親尊親屬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七 條第一項之罪,自在告訴乃論之列,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終結前已撤回其 告訴,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裁判案由:
傷害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2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檢察官上訴意旨略稱:被告向其父母討錢未遂,予以逞強應構成刑法第三 百四十六條第三項、第一項之罪云云。查被害人在補充告訴理由狀中稱: 目前僅存一棟棲身之房屋,仍然眼紅,非迫至處分該屋不甘休,而經常以 武力對付雙親及其胞弟……」等語,而被告在第一法院審理中亦供稱:「 我向我母親說要他向我哥哥付 (借) 五十萬元,我做葬儀生意週轉不靈所 以才借錢」 (見一審卷第十二頁背面第六行以後、第十七頁正面第七行以 次) 尚難認為有不法所有之意圖。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