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 第339-1條 違法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之物之處罰


刑法 第339-1條
違法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之物之處罰


1.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不正方法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之物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十萬元以下罰金。
2.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3.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105 年 02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被告持拾得之信用卡(無自動加值功能),前往超商刷卡消費,是否即屬 刑法第 339 條之 1 所定不正方法,應為本件之爭點。 (一)刑法第 339 條之 1 所定自動收費設備詐欺罪,與同法第 339 條之 2 所定自動付款設備詐欺罪,雖均規定有不正方法之構成要 件,惟該收費設備與付款設備,兩者性質及使用規則迥異等節,分 述如下: 1.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之物者,因收費設備僅重視使用者是否提出 正確給付,只要使用者可提出正確的財產給付,收費設備即會相 對應為對待給付,此時使用者是否為真正權利人,非關心重點。 在此設備特性下,該條所謂不正方法應係指任何意圖規避給付對 價,而以不合設備所定使用規則,操縱該設備取得他人之物或財 產上不法利益。例如使用偽幣免費取得自動售物機內之物品、使 用偽造儲值卡扣減儲值而免費取得物品或服務。反之,只要金錢 、儲值卡為真正,不論行為人取得管道為何,因使用該金錢、儲 值卡可為正確之給付,自無對收費設備實施不正方法可言。 2.至刑法第 339 條之 2 以不正方法由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因設置付款設備(即自動櫃員機)之銀行與存戶間,有消費寄 託法律關係,銀行必須向正確對象清償債務,始能消滅原先債權 、債務關係,若使用人非係存戶本人或其委託之人,而是不正當 取得或使用身分憑證者,銀行當然不願付款。此可見存戶向銀行 申請領用金融卡時,一帳戶僅限領取一金融卡,且於提款時,尚 須輸入密碼,而該密碼可由存戶自由設置,顯具有極高私密性, 只有存戶本人及得到本人授權之人始能知悉,銀行應係經由此法 控管清償對象之同一,是在對於付款設備詐欺部分,因其與收費 設備之使用規則不同,極度重視使用者身分,是行為人縱使用真 正之金融卡及密碼提款,但若其欠缺合法使用權限,自構成法條 所定之不正方法。前述實務見解在解釋刑法 339 條之 2「不正 方法」時,既有提及「冒充本人由自動提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 之文字,亦支持使用者身分正確與否,係判斷是否使用不正方法 之重要依據。 3.綜上,刑法第 339 條之 1 所定之收費設備,重視正確之給付 ,使用者身分並非考慮重點;反之,刑法第 339 條之 2 所定 付款設備,則關心使用者之身分,由此兩者設備性質、使用規則 均有差異之情形下,各該法文所述不正方法,自應容有如上所述 不同解釋,不應適用同套標準。 協同意見:刑法第 339-1 條的收費設備乃是以機器設備控管對價的收取 ,並在收取後提供對待給付的自動化設備。本判決所涉及的超 商讀卡機,應非提供對待給付的收費設備,即其功能僅在扣款 ,而非給付。並且,讀卡機應係刑法第 339-3 條的電腦,只 因我國法未在該條中規定無權使用他人資料的情形,無法適用 於系爭案例,猶待修法補正。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裁判案由:
變造電子票證罪等
裁判日期:
民國 102 年 02 月 26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 201 條之 1 第 1 項之供行使之用之法定意圖,係指行為人偽 造或變造的目的乃在於使其偽造物或變造物得以在經濟交易活動中充當簽 帳、提款、轉帳或支付工具憑證之用。行為人只要具有上述的心意趨向, 即具有此法定意圖。至於偽造或變造後是否果真持之使用,則與此意圖之 成立無關,且行為人的不法意圖就係供自己行使之用,抑或供他人行使之 用,亦在所不問。查悠遊卡乃告訴人悠遊卡公司依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 所發行之電子票證,而依該條例第 3 條第 1 款之規定,所謂電子票證 係指以電子、磁力或光學形式儲存金錢價值,並含有資料儲存或計算功能 之晶片、卡片、憑證或其他形式之載具,作為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工具,可 見悠遊卡亦屬刑法第 201 條之 1 第 1 項所定作為支付工具之儲值卡 。又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30 條第 1 項規定「偽造、變造或未經主 管機關核准發行本條例所規定之電子票證者,其行為負責人處 1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 1,000 萬元以上 2 億元以下罰金 。其犯罪所得達新臺幣 1 億元以上者,處 7 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 新臺幣 2,500 萬元以上 5 億元以下罰金」,係針對偽造或變造依上開 條例發行之電子票證行為,所為處罰之特別規定,則依特別法優先於普通 法之法規競合原則,即應從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 30 條第 1 項規定 處斷,無再適用刑法第 201 條之 1 第 1 項之餘地。本案悠遊卡內儲 存有金錢價值,可供作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工具,在相當範圍內與一般貨幣 並無二致,是行使經變造儲值金額之悠遊卡,亦應認併含有詐欺性質,是 被告二人上開行使變造悠遊卡之行為,即不另論以詐欺罪。 裁判法院: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關鍵字

search

法律粉絲專頁
電話諮詢
LINE諮詢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