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法 第342條 背信罪


刑法第342條 背信罪


1.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2.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107 年 11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4、5、7 項分別規定:犯前 3 項之罪,於犯 罪後自首,如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者,減輕或免除其刑;並因而查獲其 他正犯或共犯者,免除其刑。犯第 1 項至第 3 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 ,如自動繳交全部犯罪所得者,減輕其刑;並因而查獲其他正犯或共犯者 ,減輕其刑至 2 分之 1。犯第 1 項至第 3 項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 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 38 條之 1 第 2 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 沒收之。旨在鼓勵犯罪行為人或被告於犯罪後自首或在偵查中自白,如有 不法所得者,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且供出其他正犯或共犯,以利偵 查、審判,俾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並配合刑法沒收新制酌為修正。上開沒 收或發還被害人等與減輕或免除其刑規定之規範目的有別,自應一併適用 ,不可混淆。是縱被告之行為致公司遭受損害未達 5 百萬元,而成立同 條笫 3 項之罪,仍有上開條第 4、5、7 項減、免其刑或特別沒收規定 之適用。倘被告犯上述特別背信罪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其已自動 繳交之全部所得財物,如未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者 ,仍應諭知沒收,俾於判決確定後,由檢察官依刑事訴訟法第 470 條第 1 項前段規定,據以指揮執行。又縱被告僅成立刑法第 342 條第 1 項 之普通背信罪或其他罪名,若其等顧慮可能涉犯證券交易法第 171 條第 1 項第 3 款、第 2、3 項之罪,為求減輕其刑之典,而於偵查或審判 中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然若未實際發還被害人者,亦應依刑法第 38 條之 1 以下之沒收新制規定處理,始符合澈底剝奪犯罪所得之立法 目的。本件被告吳○春、莊○男、陳○如、邱○華、周○峰、郭○映、張 ○岦、張○文、葉○璋、王○富、冷○成、孫○娜、陳○群、黃○遠、謝 ○慧、李○傑、李○民等 17 人因本件犯罪所得財物,原判決雖認其等已 於偵查或審理時繳回,然竟以犯罪所得既經繳回故不予宣告沒收,難認無 判決適用法則不當之違法。
 
裁判案由:
違反商業會計法
裁判日期:
民國 107 年 03 月 21 日
裁判要旨:
第二審之審判,除本章有特別規定外,準用第一審審判之規定,刑事訴訟 法第 364 條固定有明文。但第一審判決之自訴案件,上訴審仍應依自訴 程序辦理,司法院院字第 264 號著有解釋。原判決認對本件自訴案件之 第二審上訴無管轄權,竟不依刑事訴訟法第 335 條之自訴程序規定,諭 知管轄錯誤之判決外,非經自訴人聲明,毋庸移送案件於管轄法院。而依 同法第 304 條之公訴程序規定,諭知管轄錯誤,並同時諭知移送於管轄 之智慧財產法院,尚有未合。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6 年 07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106 年 07 月 13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第 370 條第 1 項所定:「由被告上訴或為被告之利益而上 訴者,第二審法院不得諭知較重於原審判決之刑。但因原審判決適用法條 不當而撤銷之者,不在此限。」學理上以上訴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稱之, 其前段規定為原則,但書規定為例外;上開但書規定,係指舉凡變更原審 判決所引用之刑罰法條(無論刑法總則、分則或特別刑法,均包括在內) ,皆不受上訴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之限制,俾合理、充分評價行為人的犯 行,以實現實體的正義。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106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起訴之犯罪事實,究屬為可分之併罰數罪,抑為具單一性不可分關係之實 質上或裁判上一罪,檢察官起訴書如有所主張,固足為法院審判之參考。 然縱公訴人主張起訴事實屬實質或裁判上一罪關係之案件,經法院審理結 果,認應屬併罰數罪之關係,而予分論併罰,乃為法院認事、用法職權之 適法行使,並不受檢察官主張之拘束。原審若認被告被訴未經第一審判決 部分,與其有罪部分有實質或裁判上一罪之關係,基於審判不可分之原則 ,於審理有罪部分之上訴時,將上開未經第一審判決部分併予論科,固屬 合法。如被告所未經第一審判決部分,與有罪部分無實質或裁判上一罪 之關係時,則未經第一審判決之部分,第二審自不能逕予審判而無罪之 諭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104 年 11 月 11 日
裁判要旨:
行為人所為無論係法律或事實行為,作為或不作為,均可能構成背信行為 。背信行為之不法性在刑法與民法,原則上應作相同的判斷,倘行為人所 為在民事法規範下並非不法,並不適宜被認定為刑法之犯罪行為,以避免 法規範之矛盾。在有關委託人與受託人之權利、義務之民事法規範已完備 之情形下,自宜依民事法規範來認定行為人是否違反為他人處理事務應盡 之義務,僅在民、刑法規範目的明顯衝突之情形下,為適度之調整,而非 脫離民事法規僅依刑法之角度來認定背信行為,以符合整體法秩序之一致 性,行為人亦較容易預測行為是否違法。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104 年 10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董事、監察人、經理人職司公司業務的決策、監督及執行,最有機會獲取 公司機密資訊及監管公司資產,利用其職務遂行不合營業常規或不合理交 易,或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侵占公司資產,嚴重影響公司及投資人權益, 且係立於受任人的地位,本應忠實執行業務,自不能利用內線消息、違背 其職務圖謀私利或侵占公司資產;然公司法及證券交易法均未明定董事、 監察人及經理人之定義,實務上除可從任命程序、公司登記等客觀事實做 為認定基礎外,尚應從立法原意作整體觀察,以有無參與公司決策、接觸 公司機密消息、或實際監管、調度公司資產實權等具體內容作為綜合判斷 ;換言之,證券交易法關於「經理人」之範圍,不宜受限形式經理人之概 念,應採實質認定之標準。 裁判法院: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裁判案由:
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
民國 104 年 09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法院依刑法第 74 條第 2 項第 4 款為緩刑宣告時,得斟酌情形,命犯 罪行為人向公庫支付一定之金額,依刑法第 74 條第 2 項之立法理由說 明,該條項係仿刑事訴訟法第 253 條之 2 第 1 項緩起訴應遵守事項 之體例而設,而無論檢察官為緩起訴或法院為緩刑宣告併為上開向公庫支 付一定金額之負擔或條件,究應命被告向公庫支付多少金額,法律固無明 確審酌標準,而屬自由裁量之事項,惟檢察官或法院行使此項職權時,仍 應受比例原則與真正平等原則等一般法律原則之支配,以期達成客觀上之 適當性、相當性與必要性之價值要求;復參酌命被告向公庫支付一定之金 額,應有要求被告以金錢奉獻於國家,使之更能為合目的性之運作,俾造 福大眾及彌補被告過錯之效用,自應綜合審酌被告犯罪之情節、手段、所 生危害、被告之生活狀況、智識程度、違反義務之程度、犯罪後之態度等 情而定。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案由:
證券交易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103 年 12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觀諸我國刑事訴訟制度近年來歷經重大變革,於 92 年 9 月 1 日施行 之修正刑事訴訟法已採改良式當事人進行主義,於證據共通原則設有第 287 條之 1、之 2 之分離調查證據或審判程序之嚴格限制,並於第 161 、163 條第 2 項限制法院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範圍;再於 95 年 7 月 1 日修正施行之刑法廢除連續犯與牽連犯,重新建構實體法上一罪或數罪概 念;嗣於 99 年 5 月 19 日公布施行之刑事妥速審判法及 103 年 6 月 6 日修正施行之刑事妥速審判法第 5 條及第 7 條(修正為「應」 酌減其刑),立法目的係維護刑事審判之公正、合法、迅速,保障人權及 公共利益,以確保刑事被告之妥速審判權利,接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 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所揭示健全我國人權保障體系。從 而,法院審核追加起訴是否符合相牽連案件之法定限制要件,及追加起訴 是否符合訴訟經濟之目的,更應落實審核檢察官認「宜」追加起訴案件是 否出於恣意而濫權裁量,尤其在刑事訴訟法、刑法均已修正重構訴訟上同 一案件新概念,及刑事妥速審判法、兩公約施行法公布施行後所揭示保障 人權精神下,自應與時俱進,踵步時代人權、法律思潮之演進,俾與整體 法秩序理念相契合。經查,本件與前案之證據幾乎沒有重疊,並無主張證 據共通之實益,合併審理徒然延宕前案之訴訟程序,反而損及被告及前案 被告受妥速審權利及公共利益,顯不符訴訟經濟原則,況前案之原審及本 院訴訟程序均已審結且退併辦,為保障被告之審級利益,本院縱撤銷發回 原審亦已無併案審理之可能,亦無實益。是本件追加起訴,於法不合,且 不符訴訟經濟,亦無從併案審理。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案由:
違反銀行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103 年 02 月 27 日
裁判要旨:
銀行法第 127 條之 4 關於法人之負責人、代理人、受雇人或其他職員 ,因執行業務違反同法第 125 條之 2 之規定之解釋適用,如依照最廣 義之文義解釋,將銀行法第 127 條之 4 所指之「法人」包含「犯罪被 害人」銀行,則將有過度擴張適用之嫌,而違反憲法上比例原則所導出之 罪刑相當原則。參以依照歷史、目的及體系解釋等解釋方法,本條文係為 保護銀行之財產及利益、嚇阻、預防銀行負責人或職員類似掏空銀行資產 等金融犯罪而制定,則本條文所欲處罰之主體,應限縮於「非犯罪被害人 銀行之法人」,以符合立法意旨,始與罪刑相當原則及刑法謙抑原則無違 。 裁判法院:臺灣士林地方法院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102 年 12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 342 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稱「為他人處 理事務」即代理或代表他人辦理其事務之謂,為他人處理事務,係居於獨 立性之地位,抑輔助性之地位而處理,則非所問;又為他人處理事務之原 因,並無限制,有基於公法上之原因,有基於私法上之原因,有基於契約 關係者,有基於單方行為者,或依習慣處理他人之事務者;又受任人為他 人(即委任人或本人)處理事務,基於雙方之內部關係(即委任關係), 在法律上即發生誠實(處理委任事務)之義務,是關於背信罪之本質,在 於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因違背誠信義務所要求之信任關係,而從事違反 任務之行為,以加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損害本人之利益。 裁判法院:臺灣高等法院
 
裁判案由:
違反銀行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102 年 07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分配之正義,故法院對有罪被告之科刑,應符合 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以契合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 以刑法第五十七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十款事 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同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 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及第七十四條所定之緩 刑制度,均旨在避免嚴刑峻罰,法內存仁,俾審判法官得確實斟酌個案具 體情形,妥適裁量,務期裁判結果,臻致合情、合理、合法之理想。銀行 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背信罪之立法意旨,依其立法說明,係「為防範銀 行、外國銀行及經營貨幣市場業務機構之負責人或職員,藉職務牟取不法 利益,爰參考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制度,而較刑法第三百四 十二條之背信罪加重其刑事責任」。衡諸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專為防制 組織性犯罪而設計,對操縱指揮與參與者規定不同刑度異其罪責評價;銀 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第二項亦就銀行負責人或職員二人以上共同實施 之情形,定為「得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再參諸同條第一項後段,就犯 罪所得達新台幣一億元以上者,設有較重於該額數以下者之刑度,足見本 罪之犯罪所得與行為人數多寡,於量刑斟酌時,至關重要。復依其法條文 義,所稱職員,固指銀行所屬人員,無論職稱、層級、權限、編制內常任 成員或編制外臨時員工,均涵攝在內,然而實際上仍應視此具體情形之不 同,為差別待遇,斯為等則等之、不等者不等之之真正平等原則精神所在 ,並因有前揭法定減刑、寬典處遇相配合,可濟立法上硬將銀行負責人和 職員相提併論之窮。
 
裁判案由:
違反銀行法
裁判日期:
民國 102 年 03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身分主要可分構成身分與加減身分,前者指構成要件上之身分, 以具一定身分為可罰性基礎者,如公務員貪污之各種犯罪所規定之身分( 學理上稱之為純正身分犯),其共同實行、教唆或幫助者,雖無特定身分 ,依刑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規定,仍以正犯或共犯論,僅得減輕其刑;後 者以具一定身分為刑之加重減輕或免除原因者稱之,如殺直系血親尊親屬 罪所定之身分(學理上稱之為不純正身分犯),其無特定身分之人,依刑 法第三十一條第二項之規定,科以通常之刑。觀諸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 之二於 89 年 11 月 1 日修正公布之立法理由「為防範銀行、外國銀行 及經營貨幣市場業務機構之負責人或職員藉職務牟取不法利益,爰參考組 織犯罪防制條例第三條第一項之制度,而較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 加重其刑事責任」及「為避免銀行負責人或職員二人以上共同實施第一項 犯罪之行為,而嚴重損害銀行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爰明定得加重處罰,以 收嚇阻之效」可知,增訂該條第一項之目的以具有銀行負責人或職員之身 分為構成犯罪之特別要素,以健全銀行業務經營,保障存款人權益,防堵 藉職務之便而牟取不法之利益;而增訂第二項之目的以二人以上之銀行負 責人或職員處理銀行事務時,共同違背其職務之行為,類於集團式犯罪, 危害銀行信用、財產或其他利益既深且鉅,甚且紊亂國家金融秩序,造成 國家財政危機,自有嚴加處罰之必要。因之,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之二 第一項乃以具有「銀行負責人或職員」為犯罪成立之特別要素,自屬學理 上之純正身分犯;而第二項乃以行為人已具有銀行負責人或職員之身分, 因「人數」達二人以上為量刑之加重規定,與「銀行負責人或職員」之身 分無涉,自非學理上所稱「不純正身分犯」。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法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10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10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08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刑事補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1 年 01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聲請冤獄賠償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11 月 0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8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3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修正前後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之禁止內線交易罪,旨在使買賣 雙方平等取得資訊,維護證券市場之交易公平。故公司內部人於知悉公司 之內部消息後,若於未公開該內部消息前,即在證券市場與不知該消息之 一般投資人為對等交易,該行為本身已破壞證券市場交易制度之公平性, 足以影響一般投資人對證券市場之公正性、健全性之信賴,而應予非難。 是此內線交易之禁止,僅須內部人具備「獲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 股票價格之消息」及「在該消息未公開前,對該公司之上市或在證券商營 業處所買賣之股票,買入或賣出」此二形式要件即足當之。又所謂「獲悉 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股票價格之消息」,係指獲悉在某特定時間內必 成為事實之重大影響股票價格之消息而言,並不限於獲悉時該消息已確定 成立或為確定事實為必要。易言之,認定行為人是否獲悉發行公司內部消 息,應就相關事實之整體及結果以作觀察,不應僅機械性地固執於某特定 、且具體確定之事實發生時點而已。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100 年 01 月 27 日
裁判要旨:
法院在事實同一之範圍內,亦即不變更起訴之犯罪事實,得自由認定事實 ,適用法律,並不受起訴法條之拘束。公務員對於主管之事務,如有意圖 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其服務機關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 行為,致生損害於服務機關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原屬特殊類型之背信行 為,縱因刑法修正關於公務員概念之範圍有所限縮,不符合貪污治罪條例 或其他瀆職罪特別規定之身分構成要件,而不成立貪污或瀆職罪名,仍非 不可以刑法背信罪相繩。兩者基本事實既屬相同,法院審理結果,如為科 刑之判決,自應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倘屬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則應為無罪之諭知,此與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二條第 四款規定「犯罪後之法律已廢止其刑罰」應為免訴判決之情形有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9 年 10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9 年 06 月 0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9 年 05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著作權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9 年 03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商業會計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2 月 03 日
裁判要旨:
書面證據在刑事訴訟程序中,依其證據目的不同,而有不同之屬性,有時 為供述證據,有時則屬物證性質,亦有供述證據與物證兼而有之情形。如 以書面證據記載內容之事實作為供述證據者,亦即以記載之內容確定某項 事實,而與一般人陳述依其感官知覺所認知之見聞事實無異者,應依人證 程序檢驗該書面證據;若以書面證據本身物體之存在或不存在作為證據者 ,係屬物證,須依物證程序檢驗;他如利用科學機械產生類似文書之聲音 、影像及符號等作為證據,則屬新型態科技證據,兼具人為供述及物證性 質,自須依科學方法先行鑑驗,然後分別依人證或物證程序檢驗之。又所 謂傳聞證據,係指審判外以言詞或書面所提出之陳述,以證明該陳述內容 具有真實性之證據而言。是以關於書面證據,應以一定事實之體驗或其他 知識而為陳述,並經當事人主張內容為真實者,始屬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 十九條第一項所指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書面陳述,原則上並無證據能 力,僅於符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至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五有關傳聞法 則例外規定時,始具證據能力。倘當事人並未主張以該書面陳述內容為真 實作為證據,或該書面陳述所載內容係另一待證事實之構成要件(如偽造 文書之「文書」、散發毀謗文字之「書面」、恐嚇之「信件」),或屬文 書製作人之事實、法律行為(如表達內心意欲或情感之書信,或民法關於 意思表示、意思通知等之書面,如契約之要約、承諾文件,催告債務之存 證信函、律師函等)等,則非屬上開法條所指傳聞證據中之書面陳述,應 依物證程序檢驗之。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1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公司經營者應本於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及忠實義務,為公司及股東謀取最 大利益,然時有公司經營者或有決策權之人,藉由形式上合法,實質上不 法或不正當之手段,將公司資產或利益移轉、輸送給特定人,或為損害公 司利益之交易行為,損害公司、股東、員工、債權人、一般投資大眾之權 益,甚至掏空公司資產,影響證券市場之穩定或社會金融秩序。有鑑於此 ,立法院於八十九年修正之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二款規定:「已 依本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之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僱人,以直接或間 接方式,使公司為不利益之交易,且不合營業常規,致公司遭受損害者, 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三百萬元以下罰金」。本罪構成要件 所稱之「不合營業常規」,為不確定法律概念,因利益輸送或掏空公司資 產之手段不斷翻新,所謂「營業常規」之意涵,自應本於立法初衷,參酌 時空環境變遷及社會發展情況而定,不能拘泥於立法前社會上已知之犯罪 模式,或常見之利益輸送、掏空公司資產等行為態樣。該規範之目的既在 保障已依法發行有價證券公司股東、債權人及社會金融秩序,則除有法令 依據外,舉凡公司交易之目的、價格、條件,或交易之發生,交易之實質 或形式,交易之處理程序等一切與交易有關之事項,從客觀上觀察,倘與 一般正常交易顯不相當、顯欠合理、顯不符商業判斷者,即係不合營業常 規,如因而致公司發生損害或致生不利益,自與本罪之構成要件該當。此 與所得稅法第四十三條之一規定之「不合營業常規」,目的在防堵關係企 業逃漏應納稅捐,破壞租稅公平等流弊,稅捐機關得將交易價格調整,據 以課稅;公司法第三百六十九條之四、第三百六十九條之七規定之「不合 營業常規」,重在防止控制公司不當運用其控制力,損害從屬公司之利益 ,控制公司應補償從屬公司者,迥不相同,自毋庸為一致之解釋。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11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對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有 價證券,不得有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 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買入或以低價賣出之行為 ,其旨在防止人為操控股價,導致集中交易市場行情發生異常變動,影響 市場秩序。故如行為人主觀上有拉抬或壓抑交易市場上特定有價證券之意 圖,且客觀上,於一定期間內,就該特定之有價證券有連續以高價買進或 以低價賣出之行為,不論是否已致使交易市場之該特定有價證券價格發生 異常變化之結果,均屬違反該規定,構成同法第一百七十一條高買或低賣 證券違法炒作罪。而該規定之所謂「連續」,係指於一定期間內連續多次 之謂,不以逐日而毫無間斷為必要;所指「以高價買入」,亦不限於以漲 停價買入,其以高於平均買價、接近最高買價,或以當日之最高價格買入 等情形固均屬之,甚至基於各種特定目的,舉如避免供擔保之股票價格滑 落致遭斷頭,或為締造公司經營榮景以招徠投資等,而以各種交易手段操 縱,不論其買入價格是否高於平均買價,既足使特定有價證券價格維持於 一定價位,以非法誘使他人買賣該特定有價證券之所謂護盤,其人為操縱 使有價證券價格維持不墜,即具抬高價格之實質效果,且其雖與其他一般 違法炒作,意在拉高倒貨、殺低進貨之目的有異,但破壞決定價格之市場 自由機制,則無二致,應亦屬上開規定所禁止之高買證券違法炒作行為。
 
裁判案由:
聲請冤獄賠償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9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竊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7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6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著作權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5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聲請冤獄賠償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3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2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8 年 02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10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竊盜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10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8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8 月 21 日
裁判要旨:
(一)不論有罪或無罪判決,均應記載其理由,此觀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 零八條自明,而判決所載理由有矛盾之情形者,其判決當然違背法 令,同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十四款復定有明文。是判決所採之證據 ,必須適合於判決之推論,始得採為判斷資料,如所採證據不適合 於判決之推論者,不論有罪或無罪判決,均屬證據上理由矛盾,當 然違背法令。 (二)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五條第一項明文定有調查證據應踐行之程序 ,規定:「卷宗內之筆錄及其他文書可為證據者,應向當事人宣讀 或告以要旨。」此項應踐行之程序,為第一、二審事實審所適用, 即採為判決基礎之證據資料,必須經此調查程序,以顯出於審判庭 者,始與直接審理主義相符,否則,其證據即屬未經合法調查。又 同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二項明定,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 判斷之依據,是卷宗內之筆錄或其他文書,如未踐行向當事人宣讀 或告以要旨之程序,如遽採為裁判基礎者,其判決自屬當然違背法 令。
 
裁判案由:
偽造有價證券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6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4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4 月 11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 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為證據。」同法第一百五十九之二 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審判外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此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 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 」,係指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中,以證人身分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 並接受被告之詰問,而其陳述與先前在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 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不符時而言,如被告以外之人未於審判中,以證人身 分依法定程序到場具結陳述,並接受被告之詰問,又無同法第一百五十九 條之三所列各款情形之一者,則其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 調查中所為之陳述,縱具有特別可信之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 要者,仍不符上開規定,而無證據能力,不得採為斷罪證據。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7 年 01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12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10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9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9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6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直接或間接圖 利罪,以行為人有為自己或其他私人圖得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為 構成要件之一;又是否為圖利行為,應視其行為時,在客觀上有無違反職 務上應遵守之法令,或有無濫用其裁量權致影響其裁量之公正性而斷。原 審就被告核准系爭貸款當時,有無圖利之犯意及行為,核貸當時有無不應 准許貸款或超額貸款,使盈宏公司獲得違法核貸之不法利益之情事,並未 詳查釐清,徒執盈宏公司未依約履行後之債權追索情形,據以推論盈宏公 司未獲得不法利益,彰銀未受損害,其論斷倒果為因,有違論理法則。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6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4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3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3 月 09 日
裁判要旨: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九十條之一第一項之賄選罪係以對於有投票權之人 ,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而約其不行使投票權或為一定之 行使為構成要件。亦即須視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行賄之犯意,而約使有 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客觀上行為人所行求期約或交付 之賄賂或不正利益是否可認係約使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之一定行使或不行使 之對價;以及所行求、期約、交付之對象是否為有投票權人而定。上開對 價關係,在於行賄者之一方,係認知其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意思表示, 乃為約使有投票權人為投票權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在受賄者之一方,亦 應認知行賄者對其所行求、期約或交付之意思表示,乃為約使其為投票權 一定之行使或不行使。且對有投票權人交付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並不以金 錢之多寡為絕對標準,而應綜合社會價值觀念、授受雙方之認知及其他客 觀情事而為判斷。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96 年 01 月 04 日
裁判要旨:
按銀行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借款人所提質物或抵押物之放款值,由 銀行根據其時值、折舊率及銷售性,覈實決定。」,又銀行法施行細則第 五條規定「銀行依本法(即銀行法)第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對擔保品覈實 鑑價,應訂定擔保品鑑價標準。」。本件被告等據以核估系爭土地價值之 「高雄銀行不動產鑑價及放款值核估標準」是否係高雄銀行依上開銀行法 、銀行法施行細則之授權規定而訂頒?倘是,則其法律效果是否僅在規範 高雄銀行內部人員?一般民眾向高雄銀行申辦貸款時,所提擔保物之放款 值之核估是否亦須受該標準限制?該標準對於不特定之人民向高雄銀行申 辦貸款時,是否有其拘束力?原非無疑。原審對此未加究明釐清,率以「 高雄銀行不動產鑑價及放款值核估標準」僅係高雄銀行經董事會核定供內 部人員業務執行依循之事項,並無對外效力,非屬上開貪污治罪條例第六 條第一項第四款所謂之「法令」,理由自有欠完備,併有適用法則不當之 違背法令。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1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0 月 05 日
裁判要旨:
(一)依上訴人行為時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六款之規定, 旨在防止證券價格受操縱,其中對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有價證券 ,不得有直接或間接從事其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交易 價格之操縱行為。查該款所禁止對某種有價證券交易價格之操縱行 為,乃指:意圖以人為方式影響證券市場價格,誘使或誤導他人為 交易,使某種證券之市場價格以異於正常供需方式而變動者而言; 其目的在維持證券價格之自由化,使交易市場在公平、公開的情況 下充分發揮供需的價格機能,避免因人為操縱的投機行為影響市場 價格而誤導投資人,致影響市場交易秩序,亦即為使有價證券之價 格,能在自由市場正常供需競價下產生,避免由自由供需關係決定 價格演變為有計畫的人為價格,以保護一般投資大眾,所作對特定 人經濟權之限制。再觀之本法於民國八十九年七月十九日修正時之 立法說明: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係規範所謂「相對委託」 之交易行為,此種行為亦製造市場交易活絡之假象,影響市場行情 ,實有必要予以禁止;再者,本款「意圖」須與其刻意之炒作行為 結合才有構成犯罪之可能。……為有效規範市場秩序,保障投資人 權益,修正第一項第六款有嚇阻不法之徒利用各種操縱手段或市場 弊端不當影響市場行情之功能等語。依上所述,如行為時證券交易 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六款為同條項第三款之概括規定時,若 其行為合於同條項第三款之情形者,因其本質上已將操縱股價行為 之觀念包含在內,即應依同條項第三款之罪論擬,不能更論以同條 項第六款之罪,始為適法。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於五十七 年四月三十日訂定時,原規定:「對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有價證 券,不得有左列各款之行為:……〔第三款〕意圖影響市場行情, 與他人通謀,以約定價格於自己出售,或購買有價證券時,使約定 人同時為購買或出售之相對行為者。……〔第六款〕直接或間接從 事其他以影響市場行情為目的之行為者。」嗣於七十七年一月二十 九日修正為:「〔第一項〕對於在證券交易所上市之有價證券,不 得有左列各款之行為:……〔第三款〕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 場某種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與他人通謀,以約定價格於自己出售 ,或購買有價證券時,使約定人同時為購買或出售之相對行為者。 ……〔第六款〕直接或間接從事其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 券交易價格之操縱行為者。」並說明本條立法意旨原在防止證券價 格受操縱,違反者,應依第一百七十一條規定處以刑罰,惟因第二 款至第六款均以「意圖影響市場行情」為要件,何謂「市場行情」 ,主管機關與法院見解,頗生歧異,致管理及移罰效果不彰,爰將 第三款、第四款及第六款之「市場行情」均修正為「集中交易市場 某種有價證券交易價格」,並將第三款及第四款之「意圖影響」參 照美國證券交易法第九條,修正為「意圖抬高或壓低」,以資明確 。……第六款作文字修正。從而,本條規定於七十七年一月二十九 日修正後,如行為人與他人通謀,以約定價格於自己出售,或購買 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證券時,使約定人同時為購買或出售之相對 行為,其目的係使該有價證券之股價維持於一定價位即俗稱平盤, 或有其他俗稱護盤之行為,而非意圖抬高或壓低該有價證券之交易 價格時,則應屬行為時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六款規 範之範疇,不得依同條項第三款或第四款處斷。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 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項定有明文。而所謂 法律有規定者,即包括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一至之五所規定傳聞 證據具有證據能力之例外情形。故如欲採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 言詞,即如警詢或檢察官偵查中之言詞為證據時,必須符合法律所 規定之例外情形,方得認其審判外之陳述有證據能力,並須於判決 中具體說明其符合傳聞證據例外可信之情況及心證理由,否則即有 違證據法則及判決不備理由之違誤。 (三)(修正前)刑法第五十五條所謂牽連犯,必須二個以上之行為有方 法與結果之關係者,始足構成,亦即必須以犯一罪之方法行為犯他 罪,或以犯一罪之結果行為犯他罪,方有牽連關係之可言。
 
裁判案由:
違反電業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10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侵占及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8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7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有價證券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7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按意欲犯罪之人,不親自實施犯罪行為,而利用不知情或無刑事責任能力 之人或動物,以實施其所意欲之犯罪行為者,仍應負正犯之刑事責任(學 理上稱為間接正犯)。行為人雖僅實施犯罪行為之一部,而未完成其犯罪 行為,但若其利用不知情之第三人接續實施以完成其所意欲之犯罪行為者 ,亦屬間接正犯,自應就其自己及該不知情之第三人所實施之全部犯罪行 為負正犯之刑事責任。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7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6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5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5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
裁判日期:
民國 95 年 03 月 09 日
裁判要旨:
違反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一、三、四、五、六款之規定, 應依同法第一百七十一條之規定處罰。關於同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 一、三至六款之規定,即學理上所謂「反操縱條款」,旨在規範證券交易 所上市之有價證券,在交易上之各種不法操縱行為。其立法目的,在健全 證券交易市場之機能,維持證券交易市場之秩序,並保護投資人。就立法 文義而言,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一、三、四、五款之規定 ,係列示不同之非法操縱行為類型,而同法條項第六款之規定,則為非法 操縱行為之概括類型,文義上仍應視為非法操縱行為之另一種類型,此應 係證券交易市場之「操縱行為」,屬智慧型之經濟犯罪,其犯罪態樣複雜 ,立法上無法一一列舉所致。申言之,行為人之行為縱已該當該條項第一 、三、四、五款中,其中之一或數款之非法操縱行為類型之構成要件,如 另該當同條項第六款之非法操縱行為類型之構成要件時,自非可置而不論 ,始符該法條為「反操縱條款」之立法目的。從而如行為人係基於包括之 認識、單一之目的,就某一種集中交易市場之有價證券,或同時就多數集 中交易市場之有價證券,接續有該當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 一、三至六款所示之非法操縱該相關有價證券之行為者,應僅成立一罪, 不能以連續論,於此情形,應就所犯不同之非法操縱行為之類型中,擇一 重論處。至行為人並非基於包括之認識、單一之目的,同時就多種集中交 易市場之有價證券,而係基於概括犯意,先後就集中交易市場,個別不同 之多種有價證券,分別有該當上開法條所示之非法操縱行為者,如在刑事 法之評價上,各具獨立性,就個別不同之有價證券之非法操縱行為,非不 可以連續犯論擬。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2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1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牽連犯,係指行為者意念中祇欲犯某罪,而其實施犯罪之方法, 或其實施犯罪之結果,觸犯行為人目的行為以外之其他罪名而言。牽連犯 的數行為間,有無方法或結果行為與目的行為之牽連關係存在,並應參酌 行為時客觀的事實以為決定,亦即在客觀上認其方法或結果行為,與犯罪 之目的行為,有不可分離之直接密切關係,始克成立。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1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自訴之提起,應委任律師行之,又第二審之審判,除有特別規定外,準用 第一審審判之規定,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二項、第三百六十四條 所明定,此乃法定必備之程式。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10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9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9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8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7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6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貪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5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聲請羈押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5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4 年 03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毀損建築物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11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公寓大廈共用部分不得獨立使用供做專有部分,而公寓大廈基礎、主要樑 柱、承重牆壁、樓地板及屋頂之構造,並不得約定專用部分,公寓大廈管 理條例第七條第三款定有明文。又牆壁如係共用,並非被告單獨所有,倘 有無端毀損之行為,而影響他人房屋之安全,乃難謂非毀損他人建築物。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11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10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9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8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公司募集、發行有價證券,於申請審核時,除依公司法所規定記載事項外 ,應另行加具公開說明書,前項公開說明書,其應記載之事項,由主管機 關以命令定之,修正前、後之證券交易法第三十條第一項、第二項均分別 定有明文,其旨乃為保護投資人,防止公司藉由虛偽或不完整之財務資料 ,誤導投資人認股,因而遭受損失。又該條所謂公開說明書,依同法第十 三條之規定,係指「發行人為有價證券之募集或出賣,依本法之規定,向 公眾提出之說明文書」而言。主管機關財政部證券暨期貨管理委員會依該 法第三十條第二項訂定「公司募集發行有價證券公開說明書應行記載事項 準則」,以為公司募集、發行有價證券時,製作公開說明書之準據。而依 該準則第二條明定:「公開說明書編製之基本原則如下: (1) 公開說明 書所記載之內容,必須詳實明確,文字敘述應簡明易懂,不得有虛偽或欠 缺之情事。 (2) 公開說明書所記載之內容,必須具有時效性。公開說明 書刊印前,發生足以影響利害關係人判斷之交易或其他事件,均應一併揭 露」。依此規定,公開說明書之內容,對於所有已發生之「足以影響利害 關係人判斷之交易或其他事件」自應全部揭露。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8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6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妨害公務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6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商業會計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5 月 12 日
裁判要旨:
稅捐稽徵法第四十七條第一款係規定納稅義務人、扣繳義務人或代徵人為 公司組織,因違反稅捐稽徵法相關規定而應處以刑罰者,轉嫁處罰該公司 依公司法規定之公司負責人。又商業會計法第七十一條第一款之罪,以商 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 有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之行為,為其成立要 件。而所謂「商業負責人」之定義,依同法第四條所定,應依公司法第八 條、商業登記法第九條及其他法律有關之規定。而公司法第八條則規定: 「本法所稱公司負責人:在無限公司、兩合公司為執行業務或代表公司之 股東;在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為董事。公司之經理人或清算人,股份 有限公司之發起人、監察人、檢查人、重整人或重整監督人,在執行職務 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從而為公司組織之納稅義務人、代徵人或扣 繳義務人,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逃漏稅捐、匿報、短報、短徵或不為 代徵或扣繳稅捐罪,所轉嫁處罰者,應限於公司法規定之公司負責人;而 以明知為不實之事項,填製會計憑證或記入帳冊罪,所處罰者,則限於商 業負責人、主辦及經辦會計人員或依法受託代他人處理會計事務之人員。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3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3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法院不得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又有罪之判決,祇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 變更起訴法條,為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八條、第三百條所明定。本件關 於違反商業會計法部分,檢察官起訴意旨係稱:「被告馬○中於展覽期間 ,明知其支出項目總金額僅為八百二十九萬一千零八十七元,竟明知不實 而虛列七百十八萬五千零三元,並將該虛列金額記入帳冊」等情。因認上 訴人涉犯修正前商業會計法第六十六條第一款之商業負責人以明知為不實 之事項而記入帳冊罪嫌云云,顯與原判決認定上訴人滅失毀損應保存之會 計憑證之犯罪事實兩歧,二者難謂具有同一性。本件檢察官起訴上訴人明 知為不實之事項而記入帳冊部分,原審審理結果既認為不能證明上訴人犯 罪,自應就該起訴之部分為無罪之判決;上訴人之行為如涉有滅失毀損應 保存之會計憑證罪嫌,亦應由檢察官另行起訴,法院始得加以裁判。乃原 審逕就未經起訴之滅失毀損應保存之會計憑證部分,自行認定事實加以裁 判,並變更起訴法條,論處被告以滅失毀損應保存之會計憑證罪刑,又認 上訴人尚牽連觸犯未經起訴之背信罪名,而併予論究,揆諸上開說明,顯 有未受請求之事項予以判決之違背法令。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3 年 01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12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2 年 07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2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10 月 0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7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6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證券交易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5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一)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七條之一規定「公司董事、監察人、經理人 、持有該公司股份超過百分之十以上之股東、基於職業或控制關係 獲悉消息之人、自上述人獲悉消息之人,獲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 影響其股票價格之消息時,在該消息未公開前,不得對該公司之上 市或在證券商營業處所買賣之股票,買入或賣出」,此即一般所謂 「內部人內線交易」之禁止。按禁止內線交易之理由,學理上有所 謂「平等取得資訊理論」,即在資訊公開原則下所有市場參與者, 應同時取得相同之資訊,任何人先行利用,將違反公平原則。故公 司內部人於知悉公司之內部消息後,若於未公開該內部消息前,即 在證券市場與不知該消息之一般投資人為對等交易,則該行為本身 即已破壞證券市場交易制度之公平性,足以影響一般投資人對證券 市場之公正性、健全性之信賴,而應予以非難。而此內線交易之禁 止,僅須內部人具備「獲悉發行股票公司有重大影響其股票價格之 消息」及「在該消息未公開前,對該公司之上市或在證券商營業處 所買賣之股票,買入或賣出」此二形式要件即成,並未規定行為人 主觀目的之要件。故內部人於知悉消息後,並買賣股票,是否有藉 該交易獲利或避免損失之主觀意圖,應不影響其犯罪之成立;且該 內部人是否因該內線交易而獲利益,亦無足問,即本罪之性質,應 解為即成犯 (或行為犯、舉動犯) ,而非結果犯。 (二)證券交易法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對於在證券交易所 上市之有價證券,不得有「意圖抬高或壓低集中交易市場某種有價 證券之交易價格,自行或以他人名義,對該有價證券,連續以高價 買入或以低價賣出」。所謂「連續以高價買入」者,指於特定時間 內,逐日以高於平均買價、接近最高買價之價格,或以當日最高之 價格買入而言;茍於特定時期,某有價證券有下跌趨勢,而連續以 高於平均買價操作買入,使該有價證券之股價維持於一定價位 (即 俗稱護盤) ,因其破壞交易市場之自由性,亦包括在內。且不以行 為人主觀上有「意圖影響集中交易市場有價證券交易價格」為要件 ,亦不以客觀上「因而致交易市場之該股票價格有急劇變化」為必 要。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5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為確定國家具體的刑罰權之程序,以發現實體的真實,使刑罰權 得以正確行使為其宗旨。此項實體,應經訴訟程序而成,本訴訟制度之要 求,無論採職權主義,抑採當事人主義,法院均居於公平第三人之立場, 就當事人之攻擊、防禦,基於辯論而形成其心證,而為裁判。國家為實現 刑罰權,所以有刑事訴訟法之制定,旨在藉程序之遵守,以確保裁判之公 正。法院為實現實體正義,不可忽略程序正義之踐行。憲法第八條第一項 規定,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 第十六條規定,人民有訴訟之權。從而,人民之訴訟權應予保障,法院應 依正當法律程序以公平審判。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一條規定:「判決, 除有特別規定外,應經當事人之言詞辯論為之。」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一項 規定:「審判期日,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不到庭者,不得審判。」刑事 司法之實踐,保障人權為其重要之使命,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對 於刑事訴訟法規定刑事訴訟之程序,自應確實遵守。第二審法院得不待被 告陳述逕行判決者,以被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為限,此觀刑事 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一條之規定自明。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六款規 定:「除有特別規定外,被告未於審判期日到庭而逕行審判者。」其判決 當然為違背法令。良以此種違法情形,顯然剝奪被告防禦權之行使,致其 未能於審判期日提出有利之證據,喪失對被訴事實及不利證據陳述意見之 機會,更未能參與辯論,其違法攸關法院對於證據之取捨與事實之認定, 顯然於判決有影響。在通常上訴程序,當然得為上訴第三審之理由。在非 常上訴程序,非常上訴審就該個案之具體情形審查,認其因訴訟程序違背 法令,不應為判決而為判決,基於保障人民訴訟權及法院應依正當法律程 序以公平審判之法旨,而認其不適用法則或適用法則不當,顯然於判決有 影響者,該項確定判決,即屬判決違背法令。
 
裁判案由:
貪污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5 月 09 日
裁判要旨:
公務員基於公法上之規定,關於職務上之行為,如有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之利益,或損害其服務機關之利益而為違背其職務之行為,致生損害 於服務機關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雖因不符合貪污治罪條例或其他職特 例規定之構成要件,而不成立職罪名,仍非不可以背信罪相繩。再刑法 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之所謂「違背其任務」,係指違背他人委任其處理 事務應盡之義務 (民法第五百三十五條) ,內涵誠實信用之原則,積極之 作為與消極之不作為,均包括在內,是否違背其任務,應依法律之規定或 契約之內容,依客觀事實,本於誠實信用原則,就個案之具體情形認定之 。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4 月 26 日
裁判要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所稱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並不以直接受該 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者為限,如委託之公務機關與受委託人簽訂委託承 辦公務契約時,授權受委託人得將其承辦之公務轉委任予其指定之特定機 關辦理,則該特定機關承辦該項公務,既係基於原公務機關與受委託者間 簽訂之委託承辦公務契約,若該特定機關內承辦是項公務之人員執行是項 公務,與原經辦是項公務之人員或受委託者有同一權限,該特定機關內承 辦是項公務之人員亦不失為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其若觸犯貪污 治罪條例所列之罪,自應有該條例之適用。
 
裁判案由:
行使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4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91 年 02 月 07 日
裁判要旨:
原判決認定被告等之行為不構成貪污治罪條例之收受賄賂罪及圖利罪,係 以台灣中小企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之官股雖佔百分之五十以上,為公營銀 行,但本件放款行為,係私經濟行為,並非執行政府公務,故被告等均非 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所稱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非貪污罪之犯罪主體 ,以為論據。惟股份有限公司,政府股份在百分之五十以上者,縱依公司 法組織亦係公營事業機關,其依法令從事於該公司職務之人員,自應認為 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八號解釋參照)。至於本院六 十九年臺上字第二九八二號判例所稱之「私法上行為」,係指人民向公營 銀行申請開立支票存款帳戶,銀行為之核准,非執行政府公務而言;並非 謂公營銀行與其職員之間,亦屬私經濟關係之私法上行為。從而人民向公 營銀行申請抵押貸款,人民與公營銀行之間雖屬私經濟行為;但依據法令 從事公務之銀行職員與公營銀行之間,仍屬特別權利義務關係,倘於執行 職務時有收受賄賂或圖利之行為,仍有貪污治罪條例之適用。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1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1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0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0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0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因自訴被告等背信等罪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10 月 04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之成立,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謂為 他人云者,係指受他人之委任,為他人處理事務而言。又合夥人基於合夥 契約或合夥人全體之授權,而有處理或執行合夥事務之權限者,則此項「 授權處理合夥事務之關係」,其性質仍屬於民事上委任關係之範疇 (民法 第六百八十條參照) ,該受任處理合夥事務之人,自非不得為背信罪之犯 罪主體。如有圖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圖加損害於合夥之意思,而 故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該合夥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其情形 與受本人委任為本人處理事務而有背信之行為無異,自應成立背信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9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9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懲治盜匪條例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8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8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8 月 0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7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7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因自訴被告等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7 月 06 日
裁判要旨:
信託行為之受託人在法律上雖為受託財產之所有權人,其就受託財產所為 一切處分完全有效,但此係為維護交易之安全及保護善意之第三人,就信 託行為之外部關係而言;若就信託行為之內部關係言,受託人與信託人之 間,仍應受信託契約之拘束,受託人當然不得違背信託契約,更不得意圖 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信託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6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謂他人之 者,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至於受任人在他人處是否有 職位名稱或有無領取酬勞,則非犯罪成立之要件。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3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2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2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無罪之判決書,應分別記載裁判之主文與理由,此觀刑事訴訟法第三百零 八條前段之規定甚明。苟其判決書不記載理由或所載理由不完備者,該判 決當然為違背法令。原判決敘明上訴人除自訴被告詐欺取財、業務侵占及 背信外,並略稱:被告擅自在其於八十一年四月二日製作、用以減貸及更 名 (指變更為上訴人之名義) 後繳納本息之委託書上,填載「借款人吳○ 柔」之文字,而變造該文書,使上訴人遭受損害。認此部分被告尚涉犯變 造私文書罪嫌云云。原判決理由之五亦說明「綜上所述,依自訴人 (指上 訴人) 之指訴及其提出之證據,並不能證明上訴人 (指被告) 有詐欺、背 信、業務侵占及『偽 (變) 造 (私) 文書』之犯行,……應由本院 (指原 審法院) 將原判決 (指第一審判決) 撤銷,並依法為無罪之諭知」等語。 惟此部分上訴人所提出之證據,係其於八十一年四月二日製作之委託書。 該委託書上「借款人吳○柔」六字,被告復承認係其擅自增添。則上訴人 提出之上開委託書,如何不足以證明被告有變造私文書之行為,原判決理 由未予敘述,自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90 年 01 月 02 日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12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12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商標法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9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9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7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罪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6 月 29 日
裁判要旨:
(一)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所稱之為他人處理事務,係指代理或代 表他人辦理其事務而言;其代理或代表之權源,無論來自契約之委 任或法律之規定,均屬之。又共有人依據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規 定,得一併處分他共有人之應有部分 (公同共有亦準用之) ,乃源 於法律所賦與之代理權,其性質係代理他共有人為處分行為。原判 決已明白認定,被告係依土地法第三十四條之一規定,一併處分上 訴人之公同共有部分;但未斟酌被告之處分行為,是否源於法律所 賦與之代理權,而為上訴人處理買賣事務。僅以被告未受上訴人之 委任,即認與背信罪之構成要件不合。 (二)上訴人在第一審提起自訴,認被告係祭祀公業蘇○之管理人,於販 賣祭祀公業公同共有之土地時,侵占上訴人應分得之地價款,依其 所訴之事實,如果成立犯罪時,係構成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一項 之普通侵占罪,縱於自訴狀內引用同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條文 ,但與所訴事實顯然不符,自應以其所訴事實應適用之法條為準, 不受其錯引法條之拘束 (本院二十八年上字第二七二七號、五十二 年臺上字第九二一號判例參照) 。至於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六○號 解釋所指,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係指依所訴之事實,應構 成何罪名尚不明確,而當事人業已在第二審言詞辯論終結前有所爭 執,主張係得上訴第三審之罪者而言。倘依所訴之事實,在客觀上 應構成何罪名已臻明確,即與上開解釋所稱尚有爭執者不同。本件 依其起訴之事實,被告並非從事業務之人,該買賣價金亦非業務上 持有之物,並無爭執,自訴狀引用業務侵占法條,非但與所訴事實 不符,且係顯然之錯誤,核與上開解釋所稱尚有爭執者,迥然不同 。從而能否上訴於第三審法院,自應以其所訴事實應適用之法條為 準,不因錯引之法條,而有所變更。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6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6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6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6 月 0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4 月 13 日
裁判要旨:
五親等內之血親犯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者,依同法第三百四十三條 準用同法第三百二十四條第二項規定,須告訴乃論;復依刑事訴訟法第二 百三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告訴乃論之罪,其告訴自得為告訴之人知悉犯人 之時起,於六個月內為之,如逾法定告訴期間,依同法第三百零三條第三 款規定,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要旨:
非常上訴專以確定判決違法者為限,而所謂違法,指顯然違背法律規定者 而言。又非常上訴審應以原判決所確認之事實為基礎,如依原判決所確認 之事實,其適用法律並無違誤,不得僅以法律上之見解不同,而據為提起 非常上訴之理由。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9 年 02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11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偽造文書罪所謂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係以有生損害之危險為 已足,並不以發生實際上損害為必要。上訴人擅將蔡○杰、陳○霓、杜○ 善列名為○斧企業股份有限公司股東,虛偽記載彼等持有公司股份,申請 公司設立登記,則公司如分配盈餘,彼等將有被扣徵稅捐之虞,有生損害 之危險無疑。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10 月 21 日
裁判要旨:
不起訴處分已確定者,非有下列情形之一:「一、發見新事實或新證據者 。二、有刑事訴訟法第四百二十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二款、第四款或第五 款所定得為再審原因之情形者。」不得對於同一案件再行起訴,同法第二 百六十條定有明文。又該條文所謂同一案件,係指同一訴訟物體,即被告 及犯罪事實均相同者而言,不以起訴或告訴時所引用之法條或罪名為區分 標準。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9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9 月 09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規定訊問被告應告以犯罪之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 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此項規定固為被告在刑事訴訟 程序上受告知之權利,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然被告如已知所防 禦或已提出防禦或事實審法院於審判過程中已就被告所犯罪名,應變更罪 名之構成要件為實質之調查者,縱疏未告知罪名,對被告防禦權之行使既 無所妨礙,其訴訟程序雖有瑕疵,但顯然於判決無影響者,仍不得據為提 起非常上訴之適法理由。
 
裁判案由:
偽造有價證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8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貪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7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訊問被告應先告知犯罪嫌疑及所犯 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應變更者,應再告知。」,此乃被告在刑 事訴訟程序上受告知之權利,旨在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故法院就起 訴之罪名,固應告知被告,就起訴效力所及之犯罪事實所涉罪名,亦應告 知,使被告知所防禦,始能避免突襲性裁判,以維程序之公正,並保障被 告之權益。
 
裁判案由:
業務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7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6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誣告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29 日
裁判要旨:
原判決既認定被告陳三田在收款單上經手人欄內偽簽「許俊雄」之署押, 以偽造收據,自不待依習慣或特約,單從形式上觀察,即足以知悉係表示 由「許俊雄」經手,收取款項,與通常在印妥固定格式之收據上偽簽他人 姓名相同,如構成犯罪時,當然屬於刑法第二百十條之私文書,原判決依 同法第二百二十條論以準文書,自有適用法則不當之違誤。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4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3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律設有審級制度,旨在由上級審以裁判糾正下級審之違法或 不當判決,期使憲法規定國家之司法權得以正確行使,人民之權利得以確 保,且第三審係終審法院,為法律審,就具體個案所為法律上之意見,於 發回更審後,對於下級法院有拘束力,自不容下級審為相異之法律上判斷 。在多次發回更審之情形,以前或因案件尚欠明瞭,本院發回更審法律上 之意見,容有未盡相同之處,但以前之發回意旨,已時過境遷,應以最後 一次發回更審之意見為準。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3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8 年 01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2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所謂信託者,係指委託人將財產權移轉或為其他處分,使受託人依信託本 旨,為受益人之利益或為特定之目的,管理或處分信託財產之關係,此觀 信託法第一條之規定甚明。是故信託契約係著重於對人之信用關係,惟依 其性質雖不得任意讓與,但苟經契約當事人同意,仍非不得將信託契約所 生之權利義務,概括讓與第三人。前開土地三筆,原係王○木與案外人呂 ○三、張○淑共同購買,各應有部分三分之一,信託登記在王○雄名下各 節,業據黃○祥、鄭○女及楊許○珠在另件確認信託關係存在之民事訴訟 審理中供證明確,並有王○雄出具之覺書一紙為憑。呂○三、張○淑先後 將其應有部分出賣與上訴人,並在所訂立之買賣契約書上註明前開土地係 用「王○雄名義登記」,復經王○木代理王○雄在該契約書之見證人欄下 簽名,有買賣契約書二份可證。王○木既代理王○雄在買賣契約書上簽名 ,則被告等是否已同意原委託人呂○三及張○淑將信託契約之權利與義務 ,概括讓與上訴人承受?如已同意,為何仍認上訴人與王○雄間無信託關 係之存在?原判決均未予說明,難謂未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裁判案由:
侵占(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2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一 按訊問被告應告以犯罪之嫌疑及所犯所有罪名,罪名經告知後,認為 應變更者,應再告知。乃被告在刑事訴訟程序上受告知之權利,旨在 使被告能充分行使防禦權,屬於人民依憲法第十六條所享訴訟權保障 之內容之一。故法院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條規定,於科刑或免刑判決 之情形,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自應踐 履告知變更罪名之義務,始能避免突襲裁判,以維護程序之公正並保 障被告之權益。否則,如於辯論終結後,始行變更起訴法條而為判決 ,甚或未經告知被告逕行變更起訴法條,即行為不利於被告之判決, 實已剝奪被告在刑事訴訟上之防禦權,抑且違背憲法第八條第一項所 揭櫫「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之規定,尤與憲法第十六 條規定之人民有訴訟受益之權,在於確保人民得依法定程序提起訴訟 及受公平審判權益 (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六六號解釋意旨) 之 憲法保障不相符合,其判決自屬違背法令。本件檢察官起訴被告觸犯 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業務侵占罪,第一審法院判決被告無罪 後,檢察官不服,提起第二審上訴中逕行變更起訴法條認被告涉犯背 信罪嫌,但似未將上訴書繕本,依法送達被告,使得為適當之防禦。 原審不待訊問被告及調查證據,審判期日傳票復未載明變更之罪名為 何,即逕行定期辯論、宣判。雖被告於審判期日前未具狀陳明其未能 到庭之正當理由,原審採一造缺席判決,形式上觀察固非全無所據; 但被告在審判期日之前並未獲悉變更起訴法條,法院復未盡其告知被 告變更罪名之義務,被告自屬無從行使其防禦權,則原審未待被告到 場或陳述,逕行變更起訴法條改依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 罪名論科其刑,難謂無突襲裁判之可議,同時違背法院應依法定程序 審問處罰之憲法受益權保障,其判決顯屬違誤。 二 刑事訴訟程序中,對於被告之行為,應受裁判之範圍,乃起訴書所記 載被告之「犯罪事實」,若起訴書犯罪事實欄內,對此項行為已予以 記載,即為法院應予審判之範圍。至於起訴書引用之犯罪法條僅係公 訴人主張被告觸犯何項罪名之意見,供法院審判之參考,法院審判時 於同一基本事實之範圍內,並不受起訴法條之拘束,亦即法院在不妨 礙起訴基本社會事實同一之範圍內,得自由認定事實,變更檢察官所 引應適用之法條。查刑法上之背信罪與侵占罪,同屬破壞信賴關係侵 害財產之犯罪類型,而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乃一般性違背任務 之犯罪,同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業務侵占罪,則為特殊之背信 行為,侵占罪之概念,隱含在背信罪之觀念之內,二者之基本社會事 實同一,法院自得就起訴背信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業務侵占 罪之法條。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1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1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1 月 04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固以「違背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 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要件,而所謂「其他利益」,固亦指財產利 益而言。但財產權益,則涵義甚廣,有係財產上現存權利,亦有係權利以 外之利益,其可能受害情形更不一致,如使現存財產減少 (積極損害) , 妨害財產之增加,以及未來可期待利益之喪失等 (消極損害) ,皆不失為 財產或利益之損害。
 
裁判案由:
貪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10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法律之適用,有其整體性,依刑法第二條第一項比較裁判時法、中間時法 ,或行為時法何者有利於行為人時,應就與罪刑有關之一切情形,全部加 以比較,依綜合判斷之結果,為整體之適用,不得割裂而分別適用裁判時 、中間時、或行為時法中個別有利之條款,始能符合法律修正及上開條項 所定原則從新,例外從輕之旨。
 
裁判案由:
違反森林法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8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6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固有明定,惟 本條項所指之被害人係指直接被害人而言,依公司法組織之公司被侵害, 雖股東、董事之利益亦受影響,但直接受害者為公司,當以該公司為直接 被害人,應由公司之代表人代表公司,以公司名義提起自訴方為合法。上 訴人在第一審自訴被告等未經上訴人同意,擅自簽發上開公司之支票使用 ,依其所訴之事實,被告等如果成立犯罪,其犯罪之直接被害人為公司, 縱令上訴人之股東權益亦受有損害,仍屬間接被害,而非上開法條規定之 直接被害人,上訴人自不得以自己名義提起自訴。
 
裁判案由:
偽造有價證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6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5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5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29 日
裁判要旨:
遺產及贈與稅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九條所定未上市或上櫃之股票,應以繼承 開始日或贈與日該公司之資產淨值估定之。此乃稅捐稽徵機關據以核定遺 產稅及贈與稅之課稅基準。如同房屋部分係以房屋課稅現值即政府核定之 房屋標準價格 (房屋稅條例第五條、第十一條) ;土地部分則以土地公告 現值 (土地稅法第三十條、第三十條之一) 為課稅基準一般,均不能執上 開課稅基準為認定市場合理交易價格之判斷依據,此乃吾人基於日常生活 所得之定則。原審未查明七十九年一月間,類似上市公司之交易價格係各 該公司每股淨值之若干倍?及嘉○公司或其關係公司 (如華○公司) 在此 前後,出售持有之其他公司股票,其處分價格係各該公司每股淨值之若干 倍?據以判斷被告等處分本案國○人壽、國○證券之價格與其公司每股淨 值比是否偏低?竟以本案國○人壽、國○證券股票之成交價格各為一二九 ‧二二元及十四‧九一元,均高於各該公司之淨值 (當時淨值各為一二二 ‧八元及十三‧三元) 為由,認定本案股價並未偏低云云,顯屬率斷,而 難昭公信。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4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貪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3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3 月 2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3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3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一(一)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以有取得不法利益或損害本人利益之 意圖為必要,若無此意圖,即屬缺乏意思要件,縱有違背任務之行為 ,並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自難律以本條之罪。產或其 他利益,自難律以本條之罪。 二(二)民法上之和解,性質上係諾成契約與不要式契約,基於私法自治原則 ,即使當事人訂有書面和解契約,亦得另以口頭約定附停止條件,使 和解內容自條件成就時起始生效力。本件被告與陳○和解時,在場之 吳○雄、蔡○雄均稱和解書須經元和宮管理委員會決議通過始生效, 證人陳○寶亦證實被告曾將三份和解書交其保管,表示要開委員會來 追認才算等情,原審依職權取捨證據,認和解書須經元和宮管理委員 會決議通過始生效,委無不當。
 
裁判案由:
背信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7 年 02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自訴人以被告所涉數部分犯罪事實具有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之不可分關係 的單一性案件提起自訴,經法院調查結果,如認一部分得自訴,他部分不 得自訴,而以不得自訴部分係較重之罪者,應以全部不得提起自訴論,此 觀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二項規定自明。本件自訴意旨指被告等行為 涉犯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及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 信罪嫌,二罪有牽連犯關係,應從一重處斷;查該二罪之法定刑固同為五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但該詐欺罪係屬刑法 第六十一條所列之微罪,且於刑事訴訟法修正前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應認 此罪輕於背信罪,原判決既於其理由欄甲項第五段之 (二) 載稱本件背信 部分,自訴人等非直接被害人,不得自訴,逕就全部為無罪之實體判決, 揆諸上揭說明,自有未合 (本院五十四年台上字第一七八五號判例參照) 。
 
裁判案由:
竊盜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12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11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10 月 0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9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僅意圖欺騙他人而偽造或仿造他人已登記之商標或圖樣,如果未加以使用 者,固應論以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偽造仿造商標罪,但若進而使用偽造 仿造之商標及圖樣於同一商品或同類商品者,商標法第六十二條第一款既 有特別規定,自應論以該特別法所規定之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9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被告等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9 月 04 日
裁判要旨:
我國人民在我國領域外犯背信罪,依刑法第七條規定,不適用刑法處罰。 原判決認定上訴人白振宇違反合約規定報告財務、分配財產等義務,其消 極行為之犯罪,應作為地究為美國或臺灣?原判決並未明確認定,又白振 宇將前開 Track 43727 Lot 26 土地及其上房屋以假買賣方式信託登記給 上訴人高育慧,嗣再轉售他人行為,其犯罪地係在美國,則白振宇、高育 慧所犯背信罪,能否適用刑法處罰,仍有調查審認必要。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8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自訴被告等侵占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犯罪之被害人始得提起自訴,不得提起自訴而提起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 決。又犯罪事實之一部為較重之罪,得提起自訴者,他部雖不得提起自訴 ,亦以得提起自訴論,觀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二項、第三百 三十四條規定固明。然得提起自訴之重罪部分,若經判決無罪,即與不得 提起自訴之輕罪部分,不發生裁判上一罪之關係,該原不得提起自訴之輕 罪部分,自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自訴被告等侵占等罪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謂為他人 云者,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如非為他人處理事務,無 論圖利之情形是否正當,要與該罪之構成要件不符。本件上訴人公司在第 一審提起自訴,係指上訴人即梵輔路有限公司與博德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 以下稱博德公司) 簽訂合約,約定由上訴人公司授權博德公司成立營業部 ,代理銷售上訴人公司產製之插接器、開關等,而營業部人員之任免、調 動、核薪等均由博德公司負責,並提出「合約書」、「梵輔路營業部設置 辦法」為證。依其所訴內容,縱令屬實,其契約關係亦僅存在於上訴人公 司與博德公司之間;上訴人公司與被告等之間並無任何契約關係,被告等 自不發生受上訴人公司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問題,被告等既非為上訴人 公司處理事務,無論圖利之情形是否正當,要與背信罪之犯罪構成要件不 符,自不能以背信罪相繩。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7 月 01 日
 
裁判案由:
自訴被告等背信等罪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27 日
裁判要旨:
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二項所規定「犯罪事實之一部提起自訴者,他 部雖不得自訴,亦以得提起自訴論。但不得提起自訴部分,係較重之罪或 第一審屬於高等法院管轄或第三百二十一條之情形者,不在此限」,係指 一部得提起自訴之事實,與他部不得提起自訴之事實間,有實質上或裁判 上一罪關係者,始足適用;苟其間並無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關係者,則非 屬之。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的正義,故法院對有罪之被告科刑,應符 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罰當其罪,此所以刑法第五十七條明定科刑時應審 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十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此項原則 於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條所定不利益變更禁止原則之例外情形,亦有其 適用;故第一審判決認定有牽連犯關係之輕重二罪俱能證明而從一重罪論 科,被告上訴於第二審法院,第二審認定輕罪部分不成立犯罪,雖因第一 審判決適用法條不當而將之撤銷改判,但此時所認定之犯罪情節已屬較輕 ,除非第一審量刑失輕,第二審判決如仍維持原宣告刑而未說明理由,即 難謂與罪刑相當原則及不利益變更柰止原則之旨意無悖。
 
裁判案由:
被告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係指為他人處理事務之受任人,意 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違背其任務之行為 而言。所謂「違背其任務」,除指受任人違背委任關係之義務外,尚包括 受託事務處分權限之濫用在內,如此始符合本條規範受任人應誠實信用處 理事務之本旨。從而受任人為本人與第三人訂立有償契約時,自應盡其應 盡之注意義務,以維護本人之利益,如無其他特別情事,竟給予該第三人 顯不相當之高額報酬時,即難謂無違背其任務之行為,以圖第三人不法之 利益及損害本人之利益。
 
裁判案由:
自訴被告等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犯罪之被害人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規定,雖得提起自訴,但 此之所謂被害人,係指因犯罪而直接被害者而言。申言之,係指從所訴事 實形式上觀察如果屬實,在實體法上足認其為直接遭受損害之人而言。若 在形式上判斷並非直接被害人,縱令以被害人自居,仍不得提起自訴。又 不得提起自訴而提起者,應諭知不受理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四 條定有明文。本件被告等係依訴願法及行政院暨所屬各級行政機關訴願審 議委員會組織規程及審議規則之規定,組成之訴願委員會辦理上訴人之訴 願事件之人員,係依法令所定執行其職務,如有違法涉及瀆職行為,所侵 害者為國家之法益,原非某特定之個人。自訴意旨亦未具體指明被告等如 何受上訴人之委任,則被告等亦非受上訴人之委任而處理上開訴願之業務 ,難認上訴人係直接被害人。其既非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所定 之被害人,揆諸上開說明,自不得提起自訴。第一審不依刑事訴訟法第三 百三十四條,從程序上為不受理之判決,竟為實體判決,原審未加糾正, 仍予維持,自非允洽。上訴意旨,雖未指摘及此,但為本院得依職權調查 之事項,仍應認上訴為有理由。爰將原判決及第一審關於被告等部分之判 決撤銷,改為諭知不受理之判決。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6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除有特別規定外,未經自訴人到庭陳述而為判決者,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 令,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七十九條第八款定有明文。又自訴人雖得委任代理 人到場,然應提出委任書狀,並應於每審級提出於法院,同法第三十七條 及第三十八條準用第三十條亦有明文。本件前次更審時,僅上訴人即自訴 人崔○平、趙○遠、曲○榮及未上訴本院之古○玲等四人提出委任狀,委 任李○美律師為自訴代理人,其餘之上訴人即自訴人曲○紳、魏○恩、孟 ○秀、呂洪○寶、陳○卿等五人,並未委任李○美律師為自訴代理人,至 於八十四年十月二十六日雖曾另提出委任狀,惟係委任李○美律師為告訴 代理人,非自訴代理人。乃原審於審判期日未待上訴人即自訴人曲○紳、 孟○秀、呂洪○寶、陳○卿到庭陳述,魏○恩雖到庭但未命其陳述,僅由 李○美律師一人陳述上訴要旨、論告及辯論,即逕為判決,揆諸首開說明 ,其判決當然為違背法令。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為結果犯,以行為人所為違背其任務 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要件,如本人之財產或 其他利益尚未致生損害,僅係有受損害之危險者,尚不得論以該罪之既遂 犯。原判決於事實欄雖載稱:「致生損害於雙鶴企業公司全體股東」,但 於理由欄內就上訴人等之行為對於委任人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究竟致 生如何之損害,並未為相當之論列,僅抽象載稱「足生損害應可認定」云 云,其判決理由論證,猶嫌未臻完備。
 
裁判案由:
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4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須係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 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 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構成要件。而本件告訴人陳○彥所有房屋 ,原係委託巨東公司代理銷售,嗣則係陳○彥與買主林○雙方親自訂立買 賣契約,此有委任代理銷售契約書及不動產買賣契約書影本附卷可稽,上 訴人等僅係巨東公司之職員受命承辦仲介業務,及為買賣雙方訂約之見證 人,是否能認為係直接受陳伯彥之委任,處理房屋銷售事務,不無研求之 餘地。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4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4 月 07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3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3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之主體須為他人處理事務者,即其為他人處理 事務,本其對他人 (本人) 之內部關係,負有基於一定之注意而處理事務 之法的任務。因之,其為他人處理事務,係基於對內關係,並非對向關係 。例如使用借貸契約之當事人乃單純之對向關係,借用人並非為他人處理 事務,如其未依約定方法,或借用物之性質,使用借用物,僅生是否違反 借用契約之問題,既非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即與背信罪之成立要件不合 。
 
裁判案由:
被告等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3 月 06 日
裁判要旨:
因犯罪所得之物,依刑法第三十八條第三項前段之規定,以屬於犯人者為 限,始得沒收。則其物非屬於犯人,而第三人又得對之主張權利者,自不 得沒收。本件被告陳○旭因犯恐嚇取財累犯罪,案內扣押之鑰匙參支及掌 心雷玩具手槍壹支、子彈貳顆等物,除玩具手槍壹支、子彈貳顆均為被告 供犯罪所用之物,且為被告所有,應予宣告沒收外,其餘鑰匙參支,依原 判決認定之事實,係被告以恐嚇之不法手段,強制被害人王○美交付者, 係屬被害人得以請求返還之物,而不屬於被告所有,依首開說明,自不得 予以沒收。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2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1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自訴背信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6 年 01 月 07 日
裁判要旨:
背信罪係即成犯,依原判決認定之事實,上訴人等於七十六年六月間,以 王○雄名義寄郵局存證信函與蘇○宏,就前開土地為圖自己不法利益而否 認有信託關係存在時,其背信罪即已成立,縱其在民事訴訟中,仍否認該 信託關係之存在,尚難認係上訴人等背信行為之繼續。原判決竟認上訴人 等背信行為繼續至另案確認信託關係存在民事事件、八十二年十二月三日 確定時止,因無中華民國七十七年及八十年罪犯減刑條例之減刑適用云云 ,自有可議。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2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2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背信罪,其既遂與未遂之區別,以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已否生 損害為準,如已生損害,即為既遂犯,如尚未生損害,即為未遂犯,原審 未詳加調查審認被告等有無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而 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徒以不能認定被告等所為有生損害於告訴人之財產 或其他利益,而繩以背信罪 (包括既遂與未遂) ,自嫌速斷。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2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1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1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貪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0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0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10 月 01 日
 
裁判案由:
竊盜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9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29 日
 
裁判案由:
貪污治罪條例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09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8 月 0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7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7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7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7 月 04 日
裁判要旨:
自訴狀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二項之規定,並不必記載所犯法條, 與公訴案件不同,故法院不受自訴狀所記載之法條之拘束,法院於不妨害 事實同一之範圍內,得自由認定事實,不能僅就自訴狀記載之罪名審理。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5 月 31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5 月 16 日
裁判要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四條第三款公務員購辦公用物品浮報價額數量罪之所謂「 價額數量」,係指就原價格故為提高,以少報多,或數量以少報多,然後 從中圖利而言,倘若實際上並未購買物品,而單僅虛列價額、數量藉以牟 利,則與所謂浮報價額數量之含義不符,除犯他項罪名外,自難遽以上開 罪名論擬。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4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一 按刑事確定判決,祇就該案被告所認定之事實 (亦即法院之判斷內容 ) 有既判力,除具有再審原因外,不得再有所爭執,而對於另案審理 之其他被告並無拘束力,因而另案審理共犯時,仍應依法調查有關之 證據,就其所得心證而為判斷,不得逕以其他共犯刑事確定判決之證 據判斷及事實之認定,遽採為其判決之基礎,即使調查證據結果,為 相異之判斷,仍非法所不許。 二 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二項之詐欺得利罪與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 背信罪,本刑輕重雖屬相等,但依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四款之規定,上 開詐欺罪得免除其刑,而背信罪則否,且得上訴於第三審 (依當時有 效之舊刑事訴訟法規定) ,是背信罪之情節實重於詐欺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21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背信罪為一般的違背任務之犯罪,而同法之侵占罪,則專指持有 他人所有物,以不法領得之意思,變更持有為所有,侵占入己者而言,故 違背任務行為,苟係將其持有之他人所有物,意圖不法領得,據為己有, 自應論以侵占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3 月 05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案件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2 月 08 日
裁判要旨:
被告行為時我國民法尚無關於信託行為之規定,亦無信託法之頒行,通常 所謂信託行為,係指信託人將財產所有權移轉與受託人,使其成為權利人 ,以達當事人間一定目的之法律行為而言。本件原判決認定自訴人林宜謙 購得右開土地後,因其地目為「旱」,林宜謙不具自耕農身分,乃信託登 記有自耕農身分之被告黃基模名下,縱被告違反信託契約之約定,將受託 登記其名下之部分土地,與他人交換或出售、抵押,尚與刑法上侵占罪之 侵占自己持有他人之物構成要件有間,自難令其負侵占之刑責,應成立刑 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1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5 年 01 月 0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2 月 19 日
 
裁判案由:
貪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1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後段所定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犯該條例之罪 者,亦依該條例處斷。於茲所謂:「受公務機關委託承辦公務之人」,係 指公務機關所委託承辦者,為該機關本身公權力範圍內之公務,受任人因 而享有公務上之職權及權力主體之身分,於其受任之範圍內行使公務主體 之權力而言。如非委託機關本身權力範圍內之公務,而係基於私法上關係 所生之債權、債務,殊與貪污治罪條例第二條後段所稱之「受公務機關委 託承辦公務」者不同,要無該條之適用。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1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0 月 2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0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10 月 06 日
裁判要旨:
股份有限公司為被害人時,僅得由其代表人以公司之名義提起自訴。原判 決敘明陳○妃為盛宇公司監察人,代表該公司對上訴人提起自訴,既謂代 表公司,其提起自訴之主體應為盛宇公司,並非監察人之陳○妃個人。卷 查,本件刑事自訴狀首頁稱謂欄雖記載自訴人盛宇公司,法定代理人 (監 察人) 陳○妃,惟自訴狀具狀人欄則逕以陳○妃名義蓋章,並未書寫盛宇 公司名稱,載明代表意旨並加蓋盛宇公司印章。且陳○妃尚以其個人名義 ,委任薛○全、戴○蘭二位律師為第一審自訴代理人,委任陳○峰律師為 一、二審自訴代理人,則本件提起自訴之主體究為盛宇公司,抑為陳○妃 個人,即有待究明。如為陳○妃個人,則依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 項規定,不得提起自訴,而應為自訴不受理之諭知,乃原判決竟為實體上 之科刑判決,其適用法則非無不當。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9 月 1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9 月 08 日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5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係以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 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 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而構成。被告賴家耀係前開房地之買受人,蕭 ○○係經指定為前開房地所有權登記之名義人,均未受上訴人委任處理事 務,均無成立背信罪之餘地。被告潘○○雖受上訴人委託辦理前開房地所 有權移轉登記手續,但潘○○既依雙方約定之期間辦理移轉登記,如何猶 謂其有背信。且前開房地上訴人既出賣予賴家耀,縱如上訴人所言潘○○ 係提早辦理所有權移轉登記,惟賴○○並未有拒絕給付尾款之情事,且亦 無生損害於上訴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之情形,其行為仍不構成背信之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8 月 03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7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7 月 17 日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7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係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 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 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構成要件,所謂為他人處理事務,係指受他人委 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如係屬於自己之工作行為,並非為他人處理事 務,自無由構成背信罪。民間互助會之會首與會員間,係使其保證日後會 款必能照數收回,如有中途散局或繳不足額情事,由會首負責,其用意在 鞏固會款之信用,使人樂於入會而已,故會首不論其對得標之會員係享有 無息繳還該得標人第一次付給會首金額之利益或如本件須由得標人另付錢 給會首,其對於會員之關係,並不具有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為他人處理事 務之資格。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6 月 1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按科刑判決主文所載之罪名,應與條文規定該罪之構成要件一致,始符罪 刑法定之旨。本件一審判決主文諭知上訴人之罪名為「為他人處理事務, 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與刑法第三百四十二 條第一項所規定該罪之構成要件並不一致,原判決未加糾正,仍予維持, 自有可議。
 
裁判案由:
偽造有價證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並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即綜合各種間接證據 ,本於推理作用,為認定犯罪事實之基礎,如無違背一般經驗法則,仍非 法所不許。又當事人間就特定之不動產物權是否存有信託關係,並不以訂 立書面契約為必要。本件上訴人於原審審理中,一再主張系爭土地均由上 訴人出面與出賣人洽談、訂約、付款,業經出賣人王蔡院之子王抽於原審 法院八十一年度重上更四字第四號上訴人與被告間請求土地所有權移轉登 記事件一案中結證甚詳,並經同法院於該民事案件中查明在七十四年鄭丙 丁死亡前,上訴人與鄭丙丁兄弟及以子女名義登記之財產,均係上訴人及 鄭丙丁所共有,而判決上訴人勝訴等情。原審並已調取上開案卷核閱屬實 。證人即上訴人之妹、被告之姑媽吳鄭碧月於第一審亦證稱:當時上訴人 與鄭丙丁並未分家,購買土地的錢算大家一起出,由上訴人出面購買後, 登記在被告名下云云,如果無訛,則上訴人主張系爭土地係其與鄭丙丁共 同出資購買,信託登記為被告名義,能否謂無足取,饒有研求餘地。原審 認上開證據均不足資為雙方有信託關係之證明,其自由判斷之職權行使, 難謂與論理法則無違。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11 日
裁判要旨:
科刑之判決,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應適用之法條者,係 指法院得在事實同一之範圍內,亦即不變更起訴之犯罪事實,始得自由認 定事實,適用法律。而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以意圖為自 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擅自處分因業務上所持有之物為構成要件,至 背信罪,則係指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以侵占以外之方法,違背任務,損 害本人利益之行為而言。兩者基本事實並不相同。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10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05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二百十條之偽造私文書罪,以無制作權人而冒用他人名義制作該文 書為構成要件,如果行為人基於他人之授權委託,即不能謂無制作權,自 不成立該條之罪。又刑法上偽造文書罪之成立,以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 為特別要件,所謂足生損害,固不以實已發生損害為必要,然亦必須有足 以生損害之虞者,始足當之,若其僅具偽造之形式,而實質上並不足以生 損害之虞者,尚難構成本罪。而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 人處理事務,有圖自己或第三人得不法利益或圖加損害於本人之意思,而 故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為要件。前開不動產既係告訴人同意贈與上訴人, 其並將各該證件交予上訴人,則上訴人使用以辦理不動產所有權移轉登記 手續,顯係基於告訴人授權而為之有權制作。縱上訴人於移轉登記申請書 上以買賣為原因登記移轉,惟對告訴人讓與產權之本意,似無違背,且以 贈與或買賣登記移轉,在實質上對告訴人或公眾究有何足以生損害之虞, 或上訴人有圖得不法利益或圖加損害於本人之意思,原判決亦未詳加說明 ,則能否謂上訴人之行為,足以生損害於地政機關對地籍管理之正確性及 告訴人對財產之主張與索回之權利,不無研求餘地。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5 月 04 日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4 月 26 日
裁判要旨:
查系爭三筆土地除信託登記為郭進名義外,是否併交由郭進管理﹖又郭慈 悲死亡時,其與郭進間之信託關係似因而消滅,告訴人郭天賞是否與郭進 另成立新的信託關係﹖此關係上訴人是否成立背信罪,原審疏未查明,致 認定事實尚欠明瞭,本院無從為法律上之判斷。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4 月 2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4 月 13 日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4 月 0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3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3 月 24 日
 
裁判案由:
詐欺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3 月 2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3 月 16 日
裁判要旨:
按有罪判決諭知六月以下有期徒刑並得易科罰金之輕微案件,而法案認定 之犯罪事實與起訴書之記載相同者,得引用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條之 一固定有明文。本件原判決維持第一審論處上訴人等背信等罪有期徒刑六 月之判決,均不得易科罰金,且原判決認定之犯罪事實,又與檢察官起訴 書之記載不完全相同,乃原判決竟於事實欄引用起訴書之一部,即記載: 「如起訴書附表一所示之不動產」、「如起訴書附表二、三所示」云云。 於法自屬有違。 參料來源: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書彙編 第 19 期 937-944 頁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3 月 11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16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2 月 16 日
裁判要旨:
按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 文。所謂犯罪之被害人係指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之人而言,亦經司法院院字 第一三○六號解釋在案。股份有限公司被公司董事及監察人侵占或背信, 雖股東之利益亦受影響,但直接被害者究為公司,股東並非因犯罪而直接 被害之人,自不得提起自訴。
 
裁判案由:
詐欺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1 月 27 日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4 年 01 月 12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11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背信罪,其既遂未遂之區分標準,以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已 未受有損害為定,有則既遂,反之未遂。蓋因本罪之構成,以損害本人之 財產或其他利益為要件。本件被告為伍蓮公司處理事務,將伍蓮公司向企 銀士林分行貸得之四百萬元,擅自轉借新和益公司,而伍蓮公司已實行給 付,揆諸上揭說明,被告之行為,究應論以背信既遂抑或論以背信未遂罪 ,自有研求之餘地。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10 月 28 日
 
裁判案由:
違反商標法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10 月 22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著作權法等罪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8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以為他人處理事務者為犯罪主體;所稱為 他人處理事務之緣由,固包括因法律行為而為他人處理事務之情形在內; 然其因法律行為而為他人處理事務者,必須此項法律行為具備適法性者, 始在法律保護之列。因之,法律行為若屬違反強制或禁止規定,以及法律 行為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屬於絕對的、當然的、自始的無效之情 形者,其基此無效之法律行為而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如果未能盡其「受 任人」任事之能事,致本人受有「損害」者,自亦不能仍繩該「受任人」 以背信之罪責。此為事理所當然,否則,無以維護社會善良風俗及安寧秩 序。對於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關於違背職務之行為,予以行求、期約 或交付賄賂之行賄行為,屬犯罪行為;即使對於職務上行為而為行賄,亦 屬顯然違背公共秩序、善良風俗,不應受法律之保護。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8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被告將其應有部分售與伍蓮公司時,連同以其名義登記並亦已售與伍蓮公 司之告訴人李秋元應有部分,一併移轉登記與伍蓮公司,核與刑法背信罪 之構成要件不符。至於原判決於判決理由內贅述信託登記,在受託人未將 受託財產移轉登記信託人前,不能謂該財產仍為信託人所有,本件告訴人 於前揭被告將系爭廠房應有部分十四分之五移轉與伍蓮公司時,告訴人尚 未終止信託關係並請求返還信託物,被告為該地上建物之所有權人,縱將 該建物應有部分移轉與伍蓮公司,亦不能構成背信罪云云,雖非的論,但 尚不影響判決之結果。
 
裁判案由:
違反著作權法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8 月 08 日
 
裁判案由:
違反著作權法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30 日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23 日
裁判要旨:
按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但無行為能力,或限制行為能力或死亡者, 得由其法定代理人、直系血親或配偶為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 項定有明文。查上訴人係於八十年七月十六日向第一審法院提起本件自訴 ,有自訴狀附於一審卷可稽,而上訴人之夫游同春早於七十九年四月一日 即已死亡,亦有其戶籍謄本在卷可憑 (見原審八十二年上更 (二) 字第五 十號卷第六十五、六十六頁) ,原審既認定本件犯罪之直接被害人係上訴 人之夫游同春,而游同春於上訴人提起自訴前之七十九年四月一日早已死 亡,上訴人為游同春之配偶,依上開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之規 定,並非不得提起自訴,乃原審竟認上訴人係不得提起自訴而提起,而適 用刑事訴訟法第三百三十四條,諭知不受理之判決,自難謂無適用法則不 當之違法。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0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以處理他人事務為前提,如其處理事務係 經他人之委任,於委任其處理期間,因發見受任人處理事務有不當,經撤 銷其委任,由另人處理者,則被撤銷者,即無再為他人處理事務之權,於 此而有不法行為時,除成立他罪外,要難以刑法上背信罪相繩。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6 月 02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之成立,以處理他人事務之人,有 圖自己或第三人不法利益或圖加損害於本人之意思,而故為違背其任務之 行為為要件,如僅因處理事務怠於注意,致其事務生不良之影響,則為處 理事務之過失問題,既非故意為違背任務之行為,自不負若何罪責。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5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被告劉銓宗等一致否認系爭土地為劉永 所購,微論信託關係是否存在, 系爭土地既登記為劉新田所有,被告等均為劉新田之繼承人,依法均得繼 承系爭土地,渠等將系爭土地分別過戶登記於劉明宗、劉銓宗、劉林圓名 下,為繳納遺產稅,以系爭土地向銀行抵押借款,均係基於繼承人及所有 權人地位而行使權利,尚非為自己或第三人得不法利益或損害本人利益, 核與背信罪之構成要件不符。
 
裁判案由:
貪污治罪條例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4 月 14 日
裁判要旨:
本件原判決就上訴人等部分撤銷第一審不當之判決,對上訴人趙溪岩、林 小東、游基全仍各論處依據法令從事公務之人員,共同連續對於非主管及 監督之事務,利用身分圖利罪刑,對上訴人沈福緣仍論處與依據法令從事 公務之人員,共同連續對於非主管及監督之事務,利用身分圖利罪刑,查 上訴人游基全、沈福緣犯罪情節雖屬輕微,且彼等所得均在銀元三千元即 新台幣九千元以下,依戡亂時期貪污治罪條例第十二條規定,雖可適用有 較輕處罰規定之刑法或其他法律,然查上開條例第六條第四款之對於非主 管或監督之事務,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利罪,我國刑法採罪刑法定主義 ,該罪在刑法或其他法律並無較輕處罰之規定,自無該條之適用,又該罪 與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背信罪及刑法第一百卅一條圖利罪之構成要 件不同,尤無從適用該二罪處斷。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3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背信罪僅需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要件,不以有信託關係存在為必要, 縱雙方不成立信託關係,但如有受委任處理事務而違背其任務之行為,亦 有可能成立背信罪。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3 年 01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以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 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要件,而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詐欺罪,則以意圖 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為要件 。此觀之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一項之規定自明。又刑 法上之背信罪為一般的違背任務之犯罪,若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 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他人交付財物者,應成立詐欺罪,不能論 以背信罪。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12 月 30 日
裁判要旨:
檢察官起訴被告等有共同觸犯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嫌,係 以被告陳忠源曾受福盟公司之委任,代為處理債務為前提,因被告等犯罪 不能證明原審乃維持第一審諭知無罪之判決,駁回檢察官在第二審之上訴 ,茲上訴人以陳忠源未獲福盟公司之授權為前提,指摘原審未論究被告等 偽造文書等罪責,無異以未經起訴之犯罪,指摘原審未為審判,自難認係 適法之第三審上訴理由。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10 月 29 日
裁判要旨:
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被告犯罪之證據,應從各方面詳予調查,以期發現 真實,苟非調查之途徑已窮,而被告之犯罪嫌疑仍屬不能證明,要難遽為 無罪之諭知。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並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即綜合 各種間接證據,本於推理作用,為其認定犯罪事實之基礎,仍非法所不許 。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10 月 15 日
裁判要旨:
按當事人對於下級法院判決有不服者,得上訴於上級法院,刑事訴訟法第 三百四十四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並非自訴人,亦非被告, 自非當事人。經第二審判決後,提起第三審上訴,殊非法所能許,應予駁 回。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9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原判決理由內,引述第一審法院判處上訴人有期徒刑六月誤記為七月,純 係筆誤,尤不影響於全案情節及判決本旨,均與法律規定之違法情形不合 。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6 月 11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謂為他 人云者,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苟無委任之事實,即無 成立背信罪之餘地。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5 月 13 日
裁判要旨:
按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前段規定被害人得提起自訴,所謂被害 人係指犯罪之直接被害人而言;本件依卷附被告吳肇揚提出六十四年十月 十八日借據影本觀察,該借據之名義人 (即債務人) 為莫俊男,並非上訴 人,而莫俊男既無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但書所定得由配偶即上 訴人提出自訴之情形,且上訴人既非該部分犯罪之直接被害人,自不得就 此部分提起自訴。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4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鑑定意見亦為證據之一種,事實審法院對於其證明力既有依自由心證法則 予以判斷之職權,如認鑑定人之鑑定報告不盡詳明,而命該鑑定人再為說 明,經提出詳明之報告後,予以審酌採納,該等前後報告既非同一鑑定人 對於同一事項先後重複鑑定結果相反,而係一次鑑定之後報告較前報告為 完備,則判決書理由欄縱僅引用後報告,而未引用前報告,亦不能謂該判 決有理由不備之違法。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3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查證據之取捨,事實之認定,乃事實審法院職權行使之範圍,原判決並非 僅憑陳添維之證言,而係參酌前述各項證據,綜合判斷,予以認定上訴人 犯罪,其採證認事尚無違背論理法則或經驗法則。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2 年 01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背信罪,所稱之「背信行為,除為他人處理事 務之受任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違 背其任務之行為,即所謂「違背信託義務之行為」外,尚包括受任人「受 託事務處分權限之濫用」在內,如此始符本條規範受任人應誠實信義處理 事務,維護安全之本旨。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12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為他人處理事務為前提,所謂為他人 云者,係指受他人委任,而為其處理事務而言。再上訴人所書字據中,雖 提及由巴恒經手,惟「經手」之意,並非即為信託登記。譚福生若真有透 過劉貫眾出面購地,再登記在上訴人名下,能否即指係上訴人為譚福生處 理事務?是退一步言,縱該二筆土地由上訴人經手,亦不能遽認上訴人係 為譚福生處理事務。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12 月 11 日
裁判要旨:
檢察官並未起訴陳忠源於七十年間,以福盟公司名義,由董監事聯保方式 向台北區中小企業銀行中港分行借款一百二十萬元與六十萬元,涉犯侵占 、偽造文書、背信之罪嫌,原審卻認陳忠源此部分犯罪不能證明,已有未 受請求之事項,而予判決之違誤。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12 月 03 日
裁判要旨:
背信罪為一般的違背任務之犯罪。原判決既謂侵占係特殊之背信行為,則 於認定上訴人成立背信罪時,又不適用侵占罪論處,自屬矛盾。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11 月 20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之詐欺罪,核屬刑法第六十一條第四款之案件。上訴人於第一審辯論 終結前,並未追加自訴被告陳田明之背信事實,迨遲至本院前次判決發回 ,由原審法院更審中,上訴人始提出「上訴理由狀」,主張其所自訴者, 係指被告陳田明與王政平共犯詐欺及背信罪,被告陳田明雖未具建築師身 分,依刑法第三十一條第一項規定,應以背信之共犯論等情,自與刑事訴 訟法第三百四十三條準用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五條第一項不合。是關於 被告陳田明部分,仍屬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之案件。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7 月 23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乃侵害財產法益之犯罪,故本罪所 稱為他人處理事務,應屬為他人處理有關財產上之事務,其他非財產上之 事務,自不在其內。且本罪為結果犯,其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 益,亦以財產上之利益為限,應不包括其他非財產上之利益在內。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7 月 10 日
裁判要旨:
主刑之重輕,依第三十三條規定之次序定之。同種之刑,以最高度之較長 或較多者為重;最高度相等者,以最低度之較長或較多者為重,刑法第二 百十條之法定刑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同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法定 刑則為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則主刑之重 輕比較結果,應以刑法第二百十條之罪為重。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6 月 25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背信罪,係以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 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 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為成立要件。所謂為他人處理事務,其原因 固包括法令所規定、當事人之契約或無因管理等,惟以關於財產之事務為 限,此觀該法條之立法理由載明:「至於事務之種類,有專關於財產者, 有關於財產並財產以外一切事宜者,但本罪之成立惟以財產為限。」要無 可疑。張○佑原任宏○補習班夜間導師,職司照顧學生生活、考勤及與學 生、家長聯繫事宜,已據宏○補習班代表人陳○志供明。準此,顯見其在 宏○補習班並未受任處理關於財產之事務,則其在該補習班縱有勸誘學生 轉班之行為,亦與上述背信罪之構成要件迥不相侔。
 
裁判案由:
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6 月 12 日
裁判要旨:
按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訴,刑事訴訟法第三百十九條第一項前段定有明 文,所稱犯罪被害人,以因犯罪而直接被害人之人為限,於財產法益被侵 害時,必須其財產之所有權人,或對於該財產有事實上管領力之人,因他 人之犯罪行為,而其管領權受有侵害時,始能認為直接被害人,如法院查 明對於財產並無所有權,亦非有管領權之人,應認其並非因犯罪而直接被 害人,逕予諭知不受理之判決。聯益企業社既係陳吳淑真私人出錢獨資經 營,此項經營商號之職業上必需之物,依民法第一千零十三條規定,為陳 吳淑真之特有財產,依民法第一千零十六條但書規定,不構成夫妻聯合財 產之一部分,亦非陳吳淑真之原有財產,上訴人對之並無使用收益或管理 權,執此指摘,亦不足取。
 
裁判案由:
背信(侵占)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5 月 29 日
裁判要旨:
被告等於信託關係存續中之設定抵押行為,與信託關係終止後之出賣不動 產行為,如何認定其間有方法結果之牽連關係,原審俱未說明,遽認被告 等所犯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第三百五十六條之罪,應依刑法第五 十五條規定,從一重處斷,復有理由不備之違誤。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1 年 02 月 21 日
裁判要旨:
同時行使偽造同一被害人之多件同類文書,其被害法益仍僅一個,不能以 其行使偽造文書之件數,計算其法益,此與同時行使偽造不同被害人之文 書,因有侵害數個人法益,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者迴異。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12 月 05 日
裁判要旨:
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證據證明力之判斷,苟不悖一般日常生活之經驗定 則,即不得任意指摘其為違背法令。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背信罪之行為人 為他人處理財產上之事務之原因,固不論依據法令之規定或本於法律行為 或其他事實之信託關係均包括在內;但若法令無此規定,仍不得恣意比附 援引遽謂有「擬制之委任關係」而受任處理事務。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10 月 17 日
裁判要旨:
刑法上之背信罪,所稱為他人處理事務…而違背其任務之行為云云,兼指 為他人處理事務時,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 為財產處分權之濫用與信託義務之違背二種情形。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9 月 19 日
裁判要旨:
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案內與判斷有關之一切證據,除認為不必要者外, 均應詳為調查,然後基於調查所得之心證以為判斷之基礎;故證據雖已調 查,若尚有其他必要部分並未調查,即與未經調查無異,仍難遽為被告有 利或不利之認定。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8 月 02 日
裁判要旨:
被告既為職工福利委員會主任委員,即係受全體職工之委任處理該會事務 ,原應全力謀求職工之福利,乃竟違背任務,利用其主任委員之身分擅將 職工福利金供其私人招待外界人士或致贈禮品禮金之用,尤難謂無為自己 不法利益之意圖,原判決認其無此犯罪意圖,併有可議。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7 月 26 日
裁判要旨:
告訴人於七十八年一月五日以存證信函給其債權人林瑞和等七名,函中記 載:「應付郭哲銓之裝潢工程款四百九十六萬元……台端等推舉林瑞和及 郭哲銓為債權人代表與寄件人 (按指告訴人) 協議,於七十七年十二月十 九日,以寄件人所有坐落旗山段二○九-二五一、二○九-二九四號土地 及地上六層樓房一棟所有權全部為共同擔保以本金最高限額一千五百萬元 整設定抵押權登記在案」等語。具見該項抵押權係告訴人親自同意辦理, 並非告訴人委託被告辦理之事務,則被告無違背任務之可言。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5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謝求明竟與李光輝等八年商議為取得彼等投資金額之求償,謝求明以登記 名義人之保障,而一求返還全部投資額一百三十萬元,另李光輝等八人及 彼等之親友也從餘款中取回部分之投資金額,而置其他投資人之權益於不 顧,則李光輝等八人係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及第三人不法之利益 ,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謝求明雖非投資人代 表,然與有此身分之李光輝等八人共同為之,依刑法第卅一條第一項規定 ,仍以共犯論。
 
裁判案由:
背信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5 月 24 日
裁判要旨:
被告受託後,出售上開房屋之總價為八百五十萬元,固有不動產買賣契約 書在卷可稽,惟因上訴人迄未依約將基地移轉登記予買受人,故各該買受 人除拒絕付清價款外,並因而控告被告詐欺等情,按被告實收之價款共僅 五百萬元,自不足清償前述一千五百萬元之抵押債權,即如上訴人所稱: 實際貸款額僅五百七十萬元左右云云屬實,亦未能全部清償,仍無從達塗 銷該抵押權,以確保被告合建權益之目的,況被告因恐合建權益受損,乃 與上訴人訂立同意書,變更起造人名義,茲被告已依約完成建築,其除支 出建築費用外,另承受原合建人沈曼冰之二百萬元保證金債權,然上訴人 則未依約辦理基地移轉登記,買受人王通波因而與被告涉訟,被告是否應 負契約不履行之責任,猶未可知,若於此際冒然解除信託合約或歸還所收 房屋價款,豈不自令權益不保?其拒絕解除信託合約或留置所收價款,尚 難認係基於背信之犯意。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4 月 1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須以受他人之委任,為其處理事務為前提 ;此項事實,應於判決內詳切記載,並說明其所憑之證據,方為適法。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3 月 07 日
裁判要旨:
檢察官之起訴事實略以:被告與案外人潘文晉合夥投資股票,受葉琬雅之 託,為之代向台北市延平北路一段五一號六樓福吉證券公司開戶,並未允 許被告使用其帳戶買賣股票,被告為規避自己之所得稅,並意圖為自己不 法之利益,擅自冒用葉琬雅名義進出股票,金額達新台幣 (下同) 一千一 百餘萬元,足以生損害於稅捐機關及葉女,認被告連續犯刑法第二百十條 、第二百十六條、第三百四十二條第一項之罪嫌等情。原審僅就被告連續 行使偽造私文書部分予以論處罪刑,對背信部分卻未置一詞,已有未合, 且既以規避自己之所得稅為目的,而以冒用他人名義為之,其方法顯非正 當,被告以自己名義當年度賣出股票金額有無逾財政部規定之一千萬元之 數額?此與被告有無牽連犯違反稅捐稽征法第四十一條至有關係,原審亦 未依職權加以調查,從而本件非但有已受請求事項未為判決之違法,且有 審理未盡之違誤。
 
裁判案由:
背信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2 月 28 日
裁判要旨:
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為目的犯,以行為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係 為自己或第三人得不法利益之意圖,或係以損害本人利益之意圖為構成要 件,若缺乏此項意圖,縱致生損害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亦難律以本條 之罪。
 
裁判案由:
侵占等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2 月 22 日
裁判要旨:
被告於第一審審理中,雖據提出其操作股票明細表,不過為其私人所製作 ,既未提出證券商之買進賣出證件,亦未經上訴人及其他出資人共同會算 認可同意,且亦無從確實瞭解上訴人全部資金虧損之情形,被告既稱其係 向「丙種墊款」人劉清風以股票質押借款擴大信用操作,後因股票下跌, 所投入之保證金被金主即該「丙種墊款」人全部沒收,事實真象如何,自 應傳喚劉清風到庭詳予說明,上訴人於第一審即曾請求調查,而第一、二 審均未依聲請予以傳訊,難謂已盡職權調查之能事,遽行論斷,自不足以 昭折服,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而未予調查之 違背法令,非無理由。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
裁判日期:
民國 80 年 01 月 31 日
裁判要旨:
犯罪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為證明 ,即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之基礎。

 

關鍵字

search

法律粉絲專頁
電話諮詢
LINE諮詢
LINE加入好友